首頁 現代言情 豪門世家 豪門驚夢 III素年不相遲
展開

豪門驚夢 III素年不相遲 殷尋 著

已完結 簽約 VIP 現代言情豪門世家

240.7萬字| 4.91萬總收藏

【2016年北京市優秀網絡文學原創作品】【已簽約影視、出版】豪門驚夢系列之懸疑心戰言情
他是雷厲風行的鉆石供應商,她是通過夢境窺探心理的精神分析師,毫不相干的兩人卻因一場離奇案件命運緊密相連。
他捏住她的下頜,“我成了你的研究對象?”
她淺笑美艷,探了探他的鼻息:“年先生這不是活得好端端的?目前我只對死者最后的夢境感興趣。至于你我,是游戲一場,玩得起我們皆大歡喜,玩不起就,滾?!?
他不動聲色:“素葉,我年柏彥,你還真未必玩得起?!?
年柏彥,是對待工作和下屬最嚴苛、最不近人情卻又令女人為之瘋狂的男人;素葉,是惹人爭議、看似只認錢卻又口硬心軟令人心疼的女人。
首部以精神分析為題材的懸疑愛情小說。夢境、記憶、潛意識與珠光寶氣背后的商戰、詭譎心戰層疊相撞,如何在算人度己似真似詐中尋出真相?你以為看到的是真的?也許是假的;你以為聽到的是真的?也許是假的;那么你自己是真的?也許也是假的!
素年,是你我的相逢,即使花開了半夏,也從不相遲。浮生如夢,夢如人生,豪門權詐,愛恨癡懟,只嘆不過一場驚夢?!鞠噙t未晚,那年夏微涼】

免費試讀 加入書架 投票互動

作品互動區

大大已收到0個禮物禮物寫的好棒,送個禮物~!

推薦票本周票數

0

還沒有收到推薦票,期待你的鼓勵

投推薦票

月票本月票數

0

還沒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勵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級

還沒人支持Ta·快來做第一人

作品討論區

0/25字

0/2000字

大神

殷尋

  • 作品總數

    5

  • 累計字數

    736.44萬

  • 創作天數

    2210

其他作品

  • 他以時間為名

    敦煌壁畫修復師VS鬼才臨摹文創師 從未對外公開的第0號敦煌石窟,傳聞其內壁畫會隨時發生變化,無人可修復,卻迎來一位神秘修復師…… 自此,盛棠的日常節奏就被帶歪了。 “棠小七,飯別吃了,地仗層的數據給我做到小數點后三位?!?“棠小七,覺別睡了,膠水稀釋比例不對,給我重調?!?棠小七……她倒霉成了他第七個搭檔,很不符合她兇殘狡詐的人設! 他真當自己是Fan神?那可是她的偶像,壁畫界傳奇般職業修復師,被稱為時間外科醫生Doctor Fan,王手級人物。 直到某天,她親眼瞧見他在簽名中留下個“Fan”字…… 盛棠自毀人設抱大腿:Fan神,您缺什么短什么盡管吩咐。 他難得不毒舌,笑了:還缺個女朋友。 壁畫上匪夷所思的胡旋舞、失傳已久的樂器尺八、流淚的黑臉飛天,意外出現的《幻戲圖》,敦煌壁畫修復師用獨特技藝揭開時間之謎…… 又名《梵匠》,全新蜜戀懸疑小說。 三危山下蒼涼戈壁,絲綢之路千年變遷,守護時間的痕跡,你是我孤寂路上最虔誠的信仰。 殷氏出品,品質保證。

    加入書架
  • 他看見你的聲音

    黃宗澤、葉青主演電視劇《我知道你的秘密》小說原著,2019年10月4日首播。出版名《他看見你的聲音》。 【中國網絡小說第三季評選新書榜第一】 顧初想過無數種重逢,只是重逢來得猝不及防。 她喃喃:“北深?!? 他:“我是陸北辰?!? 陸北辰,國際炙手可熱的人類學法醫,是毒眼權威的“尸譯者”,是被高檢機構譽為最難邀請的高冷男神級專家教授。 他有著跟北深一樣的臉,卻不是她的北深。 駭人聽聞的血案,離奇難解的案件,險象環生荊榛滿目,她的世界不再平靜。 于她,他只是她的陌路相逢,于他,她卻是他不曾揮去的舊夢。 但在某一天,有人告訴了顧初,不要相信陸北辰,因為他,不是陸北辰…… 被青春圓寂的是愛情,被愛情流放的是青春。 陸門系列第1部,首部“法醫”題材懸疑推理言情小說。殷氏出品,質量保證。

    加入書架
  • 從來未熱戀,原來已深情

    網絡名《尤克里里契約》豪門驚夢系列之職場懸疑愛情小說,女子版《創世紀》 一個是深情不改的初戀情人,一個是賞識自己的英俊上司,一個是沉穩多金的競爭對手,當三人同時向你伸手時,你會將手交給誰? 江漠遠說,回到我身邊,我可以給你想要的。? 程少淺說,其實你可以做得更好,只要,我給你一個支點。? 顧墨說,我們太相似,所以只能依附彼此才夠溫暖。? 人生注定會遇上兩個人,一個驚艷了時光,一個溫柔了歲月,只是她沒想到那個溫柔歲月的竟是商場和愛情游戲的設計者。 欲望橫流的都市,職場爭斗與情愛之中的人性糾結與抉擇,傳媒與傳播兩大行業巔峰對決的最真實觸筆,絲絲入扣的懸疑職場商戰,是勵志亦是暖愛虐傷。

    加入書架
  • 是你賜我的星光

    出版書名《是你賜我的星光》,已上市。禁愛虐傷,蟬聯4個月月票冠軍 狼群中長大的魔鬼,只會用屬于他的方式來愛你 娛樂圈中,她是最受矚目的歌星,暗地里,卻是被囚的金絲鳥,永遠飛不出他的掌控 聽說,他是世界上最殘酷的男人,十惡不赦,只手遮天;同時又是最癡情的男人… 十年的時間,她化繭為蝶,卻始終被黑暗中那雙暗烈的眸注視著 她新婚之夜,明星云集,新郎無故死亡,熟悉的魔鬼男人重現…… 他的笑冷徹骨髓,“女大當嫁,嫁人可以,不過,我要知道這里懷著的是否是——我的……兒子!” 黑暗倏然來臨,夢幻跌破 他冷冷地說:“永遠也不要想著離開了” 她只能看著眼前這個可怕的男人…… 豪門世家Ⅱ部,超級虐心,不喜繞行!

    加入書架

更多迷妹周榜

  • 1

    言吧書友16340212806308985

    419 迷妹值

  • 2

    美麗的一天517

    20 迷妹值

  • 3

    暫無

    - - 迷妹值

更多迷妹總榜

  • 1

    荷葉子Q

    174,429 迷妹值

  • 2

    愛了就放手

    169,202 迷妹值

  • 3

    Rosekuei

    136,484 迷妹值

  • 4

    1138741121

    126,462
  • 5

    魔酰竹子

    122,940
  • 6

    松小未含煙

    115,763
  • 7

    歐文520

    110,282
  • 8

    qwe110326

    85,956
  • 9

    15986755234

    77,485
  • 10

    songxy1121

    77,210

同類推薦

  • 恰逢星光璀璨時

    北川云上錦

    哥的新書《霍先生結婚吧》正在連載中,敬請關注!一場精心設計的豪門盛宴,未婚夫單膝下跪跟她的妹妹求婚,她被剝奪繼承權,成為席家聯姻的籌碼,打包送入虎口。她心寒似鐵,一刀穿肩而過,葬送所有恩情,轉身找上他——慕煜塵,低調涼薄,Z市的高冷貴族,盛世集團掌權者。她說,慕煜塵,我們結婚好嗎?他從文件里抬頭看了她一眼,驀然起身?!澳闳ツ睦??”“走吧,遲點民政局就要下班了?!被楹蟆胺蛉?,履行義務吧!”事后—

  • 致命偏寵

    漫西

    【已簽出版】黎家團寵的小千金黎俏,被退婚了。黎家人揭竿而起,全城討伐,誓要對方好看。*后來,黎俏偶遇退婚男的大哥。有人說:他是南洋最神秘的男人,姓商,名郁,字少衍;也有人說:他傲睨萬物,且偏執成性,是南洋地下霸主,不可招惹。綿綿細雨中,黎俏望著殺伐野性的男人,淺淺一笑:“你好,我是黎俏?!弊霾怀煞蚱?,那就做你長嫂。*幾個月后,街頭相遇,退婚男對黎俏冷嘲熱諷:“你跟蹤我?對我還沒死心?”身后一道凌厲

  • 夫人她馬甲又轟動全城了

    靈小哥

    喬念在喬家生活了18年,親生父母找上門來,一時之間,繞城豪門都知道喬家出了個假千金!真千金多才多藝,溫柔善良。假千金不學無術,一事無成。所有人都想看她被趕出豪門后,回到山溝溝過得有多慘!喬念也以為自己親生父母來自漯河縣,是個一窮二白的窮老師。誰知道哥哥開的車是輝騰,裸車300萬!親爸教書的地方在清大,老師還有個別稱是教授!渣渣們一家跪舔的頂級大佬對著她爺爺點頭哈腰…喬念:?enmm…這和說好的不一

  • 緋聞萌妻:腹黑老公,頭條見

    浮屠妖

    【本書已出版,出版名《世界很大,我只愛你》】四年,他從一無所有變身神秘財閥的繼承人,榮耀歸來。四年,她從豪門千金淪落成娛樂圈的小編劇,面臨牢獄之災?!跋拈L悅,你當年要是愛我比愛錢多一點,現在就不用跪著求我!”男人冷冷的譏諷。夏長悅狡黠一笑,抓出一個小包子塞他懷里,“總裁,要買我媽咪咩?扮得了少女,演得了女王,玩得了小清新,咽得下重口味,專業生產小天才,一千萬美金帶回家!”嚴承池錯愕的盯著眼前跟他如

  • 暖婚甜入骨

    漫西

    【已簽出版】一場家族聯姻,硯時柒和秦家最低調的四少秦柏聿結婚了?;楹?,低調的四少一改內斂的作風,三不五時的秀恩愛。助理來報:“秦少,夫人的前男友剛發微博求復合,三千萬粉絲在線狂歡!”男人目光凌厲,語氣低冽:“把他微博黑了!”助理再報:“秦少,有媒體報道夫人的品牌服裝是高仿?!蹦腥饲咫h的指尖夾著煙,輕吐煙霧:“聯系品牌方,舉辦全球唯一代言人發布會!”助理三報:“秦少,夫人……要離婚!”男人放下手中的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