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古代言情 經商種田 嬌養王妃是首富
展開

嬌養王妃是首富 祁晴寶寶 著

連載中 公眾 VIP 古代言情經商種田

63.41萬字| 448總收藏

上一世,寧城富商喬家大小姐喬弈緋至死才知祖父好心收養的孤女竟是一只心狠手辣的白眼狼,喬家被害家破人亡,萬貫家財落入她人之手,她也死于非命。
好在翻盤了,這一世,喬弈緋手撕白蓮花表姐和偽君子未婚夫,對男人沒興趣,唯一的興趣就是賺錢,以天賦財商坐擁金山銀山,偏偏遇到了一位人間絕色的美男,這下是要還是不要呢?喬弈緋表示很為難。
小劇場:
表姐(委屈巴巴):緋妹妹,你誤會我了。
喬弈緋:是嗎?
未婚夫(深情款款):緋兒,我對你一片癡心。
喬弈緋:真的?
某王爺(面無表情):緋緋。
喬弈緋(笑容滿面):我來了,我來了。
重生商戰甜文

免費試讀 加入書架 投票互動

作品互動區

大大已收到0個禮物禮物寫的好棒,送個禮物~!

推薦票本周票數

73

排名5

投推薦票

月票本月票數

100

排名223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級
本書迷妹動態
  • CLQZFB投了2張推薦票
  • 言吧書友14963677905860651投了1張推薦票
  • chris82投了5張推薦票
  • humz1974投了1張推薦票
  • 2206744319投了4張推薦票
  • lzhgao投了1張月票

作品討論區

0/25字

0/2000字

簽約

祁晴寶寶

  • 作品總數

    7

  • 累計字數

    864.9萬

  • 創作天數

    2199

其他作品

  • 重生魔妃不好惹

    江雪鳶,無法修煉的天生廢材,一出生就被生母扔到鄉下,眼不見為凈。 十四年后,因一母同胞的天才妹妹拒婚,作為備胎被接回帝京。 所謂身份高貴的的江家大小姐,其實人人可欺。 母親:你要知道自己的身份,若是安分守己的話,我會給你安排一門好親事,保你一輩子榮華富貴,否則別怪我不念母女情分。 江雪鳶:合著我根本不是你親生的? 天才妹妹:姐姐,這個世界本就是弱肉強食,強者為尊,弱者被踩在腳底下成為墊腳石,希望你不要怪我。 江雪鳶:你要記住你說的話。 一朝封印開啟,神力覺醒,光芒萬丈,所向披靡,誰與爭鋒? 無論何時,身邊總有一位寵她護她愛她的神秘而強大的男人,原本無人問津的廢材,竟然是…

    加入書架
  • 重生之千顏為凰

    都說生命不可重來,卻總有人能撞大運,但別人被天上掉的餡餅砸中,都是早幾年重生,自帶未卜先知特異功能,徐寒煙卻與眾不同,老天爺送她重生路上不小心多喝了二兩酒,陰差陽錯,重生在一年后,沒有金手指,誰能告訴她這重生還有什么意義? 最要命的是,前生的徐寒煙有多悍,今生的鏡月千顏戰斗力就有多渣,望著這走一步喘三喘弱不禁風身體,她忍不住仰天長嘆,總覺得老天欠自己一個公道! 罷了罷了,既來之則安之,徐寒煙想得很開,好歹還能喘氣,總比灰飛煙滅萬劫不復要強吧,何況,論起心計,陰謀,她可從來沒有輸過,面對老天爺再給的一次不怎么樣的機會,照樣能活得風生水起!

    加入書架
  • 被太子惦記的倒霉郡主

    聲名狼藉的江夏郡主被九皇子瑞王爺設計退婚了,正在全京城都在為這位飛不上枝頭的郡主惋惜的時候,倒霉郡主悠閑地坐在王府秋千上,一臉輕松地蕩來蕩去,笑靨如花,“軒轅瑞,你這蠢貨,不是你設計了本郡主,是本郡主設計了你?!? 百里雪不戰而屈人之兵,輕松甩掉了掛名未婚夫,卻沒想到,她的運籌帷幄盡數落入東瀾太子軒轅玨的眼中,他篤定而笑:“雪兒,我才是你的真命天子?!? 一個富有心計的紈绔妖精郡主與精于權謀的腹黑高冷太子之間斗智斗勇的故事。

    加入書架
  • 王妃如云,智斗腹黑王爺

    傳聞中東翰國丞相府千金葉紫煙貌丑無鹽,粗鄙不堪,卻因大哥二哥的赫赫戰功被賜婚給俊美無雙的辰王爺。 軒轅浩辰,被迫娶了不想娶的女人,讓她住在王府的落葉苑,成婚一年了,不曾見過面,只有一次,見到了在刺客劍下的她,翩若驚鴻,婉若游龍,榮曜秋菊,華茂春松,這是自己的王妃嗎? 葉紫煙歷經滄桑,只想在辰王府這個偏僻的角落里面平靜地生活,隱藏起自己所有的才華,夢想著有一日能實現自己心中那個久藏的愿望。 只是,注定不平凡的她,只為了那個夢想,一次次被攪進自己不想的局里面,直到失去了自己最親的人,自己最想保護的人,終于決定,遠離京師,自己的心從此不為任何人停留,只為自己而生活。 塵世才女,風華絕代:智斗腹黑王爺

    加入書架
  • 傾城商王妃

    什么叫做人在家中坐,禍從天上來?龍騰王朝最大的寶石商家—寒家二小姐,寒菲櫻是切切實實體會到了! 就因為司天監算出淮南王府世子的生辰八字和她正好相合,是百年難得一見的天作之合,她就要嫁給一個半死不活的世子? 淮南王府世子蕭天熠,原本大好男兒,俊美絕倫,文韜武略,是京城少女夢寐以求的男人,可三年前的一場戰爭,他不幸被敵國暗算,身中劇毒,從此落下半身不遂的毛病,名門千金們紛紛打起了退堂鼓。 原本八竿子打不著的關系,就因為司天監一席鬼話,就要讓如花似玉的寒菲櫻付出一輩子的幸福? 本文男強女強,暖文,身心干凈,歡迎跳坑!

    加入書架
  • 商女魔妃

    寧靜琬,出身商賈之家,自幼由外公撫養長大,生活在富甲天下的錦繡山莊。 漸長至風華初現的少女,卻因一個意外,得知自己的生父尚在世,寧靜琬難耐心中的好奇,假意答應父親的請求,誰知卻被卷入了一場意想不到的爭斗之中。 皇上賜婚,寧靜琬一躍由一個地位低下的商人之女成為鳳臨國最尊貴的景王妃,頓時惹來無數雙嫉恨的眼睛。 盡管沒人看得上寧靜琬,可是鳳臨國幾大豪族卻都盯上了這富可敵國的財富,先后開展了一系列驚心動魄的財富爭奪戰。 寧靜琬為了保住寧氏的產業,與這幾大勢力展開了斗智斗勇的角逐! 景王爺鳳君寒,深沉優雅,心高氣傲,風采絕世,對出身低下,名聲不堪的寧靜琬根本不屑一顧,大婚當晚便毅然出征邊疆,坦言寧靜琬這樣無德無能的女人根本不配做他的正妻! 然而,隨著寧靜琬進入景王府,一件又一件事情的發生讓鳳君寒竟開始正視這個一直以來被他無視的女人! 看一個深藏不露的妖孽女子,一個深不可測的妖孽男子,如何在這權力,財富,愛情的角逐中最終成為贏家?

    加入書架

更多迷妹周榜

  • 1

    snowflak

    1,516 迷妹值

  • 2

    jlyjm_

    963 迷妹值

  • 3

    Linlin0828

    786 迷妹值

更多迷妹總榜

  • 1

    chris82

    4,766 迷妹值

  • 2

    書友_1595144

    2,913 迷妹值

  • 3

    lzhgao

    2,816 迷妹值

  • 4

    言吧書友16142476190367173

    2,801
  • 5

    言吧書友15197405219377602

    2,801
  • 6

    言吧書友15316621052244759

    2,796
  • 7

    言吧書友16272964825227071

    2,536
  • 8

    言吧書友15840195412736745

    2,536
  • 9

    言吧書友15057106690117692

    2,536
  • 10

    pjxuchun

    2,536

同類推薦

  • 嫁皇叔

    暗香

    顧清儀糟心的高光時刻說來就來。未婚夫高調退婚踩著她的臉高抬心上人才女之名不說,還給她倒扣一頂草包美人的帽子在頭上,簡直無恥至極。請了權高位重的皇叔見證兩家退婚事宜,沒想到退婚完畢轉頭皇叔就上門求娶。顧清儀:“?。。?!”定親后,顧清儀“養病”回鶻州老家,皇叔一路護送,惠康閨秀無不羨慕。就顧清儀那草包,如何能得皇叔這般對待!后來,大家發現皇叔的小未婚妻改良糧種大豐收,收留流民增加人口戰力瞬間增強,還會

  • 嫡長女她又美又颯

    千樺盡落

    前世,鎮國公府,一朝傾塌灰飛煙滅。此生,嫡長女白卿言重生一世,絕不讓白家再步前世后塵。白家男兒已死,大都城再無白家立錐之地?大魏國富商蕭容衍道:百年將門鎮國公府白家,從不出廢物,女兒家也不例外。后來……白家大姑娘,是一代戰神,成就不敗神話。白家二姑娘,是朝堂新貴忠勇侯府手段了得的當家主母。白家三姑娘,是天下第二富商,翻手為云覆手為雨的商界翹楚?!ぐ浊溲愿心钍捜菅苌陷呑釉鴰退龜荡?,暗中送了幾次消息。

  • 廚醫王妃愛種田

    不死妖靈

    一代女神醫穿越成為鄉村大土妞,還沒來得及適應古代的生活,就與因難產而血崩的母親一同被丟在亂葬崗,她妙手回春,救回母親,也使弟弟順利出生,還順便得到了一個奇妙的空間。哦MYGOD!她莫不是穿越還帶了個作弊器?有此空間在手,她還怕什么?極品親戚什么的,反正姐閑著沒事,逗逗極品也能找個樂子。某無良王爺:“小熙,你的年紀不小了,也該成親了,再不嫁就該變成老姑娘了?!?/p>

  • 家有悍妻怎么破

    六月浩雪

    前世,她因軟弱可欺不得善終。重回歸來,她步步為營擺脫極品家人,順道再報個恩?!拔?,你別誤會,我只是報你上輩子的救命之恩?!薄熬让?,當以身相報?!?/p>

  • 農門神醫小嬌媳

    獨步闌珊

    【新書《農家嬌女福滿多》】江青檸死了一次,再次睜開眼來,她決定好好過日子。斗極品,學醫術。種良田,開店鋪。把殘廢相公的腿給治好,把相看兩生厭的人干掉,把心還沒有黑透的人領上正途,小日子越來越圓滿。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