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現代言情 豪門世家 滿級大佬穿成炮灰女配
展開

滿級大佬穿成炮灰女配 恍若晨曦 著

一品紅文 連載中 公眾 VIP 現代言情豪門世家

150.96萬字| 505總收藏

小雪蓮精談墨眼看就要化形卻被人摘走,轉世投胎成談家備受寵愛的小女兒。直到她發現,自己竟成了前世從師尊的世間鏡中看到的那個悲催炮灰,被綠茶表妹當做嫁給魏刻禮的踏腳石后,更被害慘死。父母一夜白頭,三個哥哥為她報仇反落得身敗名裂,下場凄慘。
但這輩子既然有她在,誰都別想傷她家人分毫!
談墨:跟我玩兒綠茶?今兒就讓你見識見識滿級大佬的茶藝!
記者:魏少,您最欣賞您夫人哪一點?
魏至謙:善良可愛,好清純不做作。
記者:談導,您的新片被觀眾奉為神作,您是怎么創作出這么牛的劇本的?
談大哥:沒有沒有,劇本其實不是我寫的,只是她要低調,不肯署名。
記者:談天王,您的新歌已經問世,立即橫掃全球榜一,詞曲創作簡直神了。
談二哥:哪里哪里,詞曲其實是一個對我非常重要的人創作的,要是沒有她,根本沒有這首歌的成功。但她低調,不肯署名。
記者:談畫家,您這幅畫一問世就被拍出了十位數的天價,不知道靈感源自哪里?
談三哥:都是因為她。
記者:……
談大哥、談二哥、談三哥:妹妹從來都是這么幫我們,不求回報。
魏至謙:談墨這么單純,沒有我的保護,她還不得被那些綠茶白蓮欺負死啊。
眾人:摔!到底誰欺負誰??!

免費試讀 加入書架 投票互動

作品互動區

大大已收到0個禮物禮物寫的好棒,送個禮物~!

推薦票本周票數

15

排名19

投推薦票

月票本月票數

313

排名15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級
本書迷妹動態
  • shengpeifen投了5張推薦票
  • 425960031投了1張推薦票
  • 長江邊上的人投了4張推薦票
  • 0325A投了5張推薦票
  • 長江邊上的人投了4張推薦票

作品討論區

0/25字

0/2000字

白金

恍若晨曦

  • 作品總數

    9

  • 累計字數

    1569.09萬

  • 創作天數

    3118

其他作品

  • 萌寶來襲:爹地,回家吃飯

    趙家太子爺拿著一部舊手機逼近葉緋:“這是五年前,你落在我那兒的,還想不認賬?” 五年前她被算計懷孕,可葉緋做夢也想不到,兒子他爸竟然是國民級男神。 父親懦弱,母親算計,姐姐陷害? 這都不是事兒! 趙顧深:“他們想要的,我全都給你,嫉妒死他們?!? 葉緋被對手抹黑? 趙顧深:“封了對方賬號?!? 不服?忍著! 葉小陌:“霸霸,王梓帥說我是沒有爸爸的野孩子?!? 王家破產后,趙顧深轉頭問葉緋:“你到底什么時候讓我轉正?” 葉緋:“認識你之后,我就好像開了掛,事事如意?!? 趙顧深:“沒錯,我就是那個掛?!? 美食文,男女主雙潔1V1,女主很強很剛,男主寵寵寵。

    加入書架
  • 韓先生情謀已久

    路漫無力的倒在地上,被灼人的火焰包圍,看著她青梅竹馬的男友賀正柏,將她的繼妹路琪護在懷里。 ……

    加入書架
  • 腹黑老公,早上好

    外人以為楚少高冷面癱,卻不知他幼時一場綁架,夜夜噩夢。直到遇到顧念…… * 他知道她心里住著一個人,即使那個人再也不會回來,他要做的就是把那人趕走,讓她的心房換個房客??珊髞砟莻€本應已經死去的人回來了…… 他凄慘的說:“顧念,我好像無家可歸了?!? 卻見顧念指著心窩:“當初你住進來的時候,我與你簽的是終身居住協議?!? 他笑。 * 內心自帶彈幕的面癱BoyVS元氣警花

    加入書架
  • 愛終有晴天

    我最害怕的事,是你最終嫁給了別人?!嘁莩? XXXX 他是天之嬌寵,從出生就注定了尊貴,要為萬人所捧。 她是市井平民,最厭惡的就是天之嬌寵,他們奢靡,他們無心,有多遠她就躲多遠。 “簽了它,你就是相太太。走到哪人都得像捧祖宗一樣的捧著你,過去難為過你的,背叛過你的人都得看你的臉色。我可以幫你毀了你的未婚夫,毀了你想要毀掉的一切?!彼呀Y婚協議書放到她的面前。 她簽了協議,丟了心。 XXXX “相逸臣,我可先告訴你了,如果你背叛我,我會讓你失去的更多,更多,會讓你一輩子都不得安寧的?!币炼餍χf出只有她知道,那是認真無比的誓言。 最終誓言化成鮮血,背叛的刀子刺入她的身體。 “契約結束,咱們好聚好散?!彼柯断訍?,將離婚協議甩給她,讓她帶著殘破的心離開。 再見面,他不再萬人景仰,她俯看他視若云泥。 他抓著她的手:“伊恩,嫁給我吧?!? 她嫌惡的甩開他,偎進未婚夫的懷抱:“你早已失去了資格?!? XXXX 當他以為所有都幻化成風,再也抓不回時。 “爹地!”機場中,小娃軟聲軟語的叫。 他激動地回頭,望著那張虎頭虎腦,卻似曾相識的臉。 “睿睿,跟你說多少遍了,別亂認爹地,會讓人誤會的!”伊恩抱起兒子。 “我沒有亂認啦!媽咪,爹地從那邊過來啦!” 卻見另一個男人噙著笑,抱著兒子,擁著她,與他似陌生人般,擦肩而過。 XXXX 這是一個誰比誰更賤的問題—— 薛凌白:心里不痛快,就想往桿子上撞。 伊恩:哪有自己往桿子上撞的! 薛凌白:如果再來一次,我還撞! 伊恩:…… …… 相逸臣:伊恩你打我吧!你抽我吧!我樂意! 伊恩:相逸臣,沒想到啊,你也有上趕著犯.賤的時候! 相逸臣:對你我賤的心甘情愿。 伊恩:…… XXXX 新坑: http://novel.hongxiu.com/a/386993/《四神集團③:老公,滾遠點》寧婉VS蕭云卿 全本: http://novel.hongxiu.com/a/260894/《四神集團①:首席總裁的逃妻》童若VS冷少辰 http://novel.hongxiu.com/a/244239/《垂簾聽政:24歲皇太后》

    加入書架
  • 北城如初

    林初交往了四年的男朋友,突然成為了林家千金、她名義姐姐的未婚夫。 “林初,既然已經分手了,今后我希望你能避嫌,咱們好聚好散,別在今天搗亂,讓大家都不痛快?!庇喕檠缟?,程子銘把她拉到角落警告。 “真好,你們不痛快了,我就痛快。程先生,我祝你們百年好合,斷子絕孫?!绷殖跛κ洲D入洗手間。 洗手間內尖聲四起,紛紛逃竄。 燕北城將男廁的門在她背后關上,“你不能看了他們的,不看我的,這叫雨露均沾?!? 林初:“……” 有人耍流.氓,還有沒有人管管了? 于是這一天,林初24歲的時候,第一次遇見了燕北城……的…… * 林初說她第一次遇見燕北城是在她24歲的時候。 燕北城說他第一次遇見林初是在他15歲的時候。 林初:“我被背叛過,所以絕不會讓你受那種苦,跟了你,我一定三貞九烈,絕不出墻?!? 燕北城:“……” 燕北城:“我被遺忘過,那小沒良心的號稱自己三貞九烈,絕不出墻?!? 林初:“……” * 本書又名《我老公喜歡遛鳥》,《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的總裁》

    加入書架
  • 我愿傾我所有去愛你

    8歲,她一夜之間成了孤兒,被他帶回家,予名衛然。 18歲,她靜坐著,抬頭看他走近。 “解開它?!彼钢缸约翰弊由洗虺珊Y的緞帶。 “你說要給我生日禮物……”她一臉疑惑。 * 翌日,被家人目睹他們糾纏,他卻翻臉控訴,“為了嫁給我,你連臉都不要了,我成全你!” 當眾人離開,他卻重露笑容:“小然,我說過,你跑不了,一輩子都得是我的?!? * “真沒想到,你竟然還能在他身邊呆的下去?!迸藧憾镜恼f,“你大概不知道父母是怎么死的吧?” 當父母死亡的真相呈現,他只是輕撫她被他親手扭斷的腳踝,柔柔的笑:“小然,我說過你跑不了,怎么就是不聽呢?” * 衛子戚,你殺了我的父母,毀了我的初戀。 我生,你毀我婚姻。我逃,你斷我手腳。如果我去死呢? 他舔著她的喉嚨:那我就跟著你死,死后,我倆合葬。 * 簡介暫時就是這樣了(我無能,我有愧,大家都知道我簡介寫的一向不咋地) So,大家看文吧,藍后順便點擊下方【加入書架】噻,愛你們喲~~

    加入書架
  • 喜歡你暗戀我

    她是齊家二公子的未婚妻,家里破產,婚約作廢,她終于可以去追求自己所愛! 然而…… “簡逸,我喜歡你?!遍T外,她低頭羞澀告白。 “乖,別鬧。我都準備好了,你卻告訴我你喜歡別的男人?”門開,齊承之雙手環抱,呲牙咧嘴。 * 她以為永遠都不會再回到那個矜貴的圈子,卻又被他一手拉入。 “宋羽,現在是我準媳婦兒?!泵鎸胰瞬簧频哪樕?,他如是說。 “……”家人無語。 “肥水不流外人田嘛?!彼终f。 “……”她無語。 * 破產多年后第一次相見,他救她于一眾不懷好意的奚落嘲諷。 第二次相見,是因人生中第一單大工程,他是她必須討好的大Boss。 她以為這個腹黑的男人對她只是一時無聊的追逐,她從不敢在他身上彌足深陷。只是當兩人牽牽絆絆,一顆心早已不是她能掌控。 她不知道,她心中藏了一個竹馬,而她卻是他心中所藏的青梅。 花開那年,他握著她的手,教她寫下人生中最先學會的兩個字,不是她的名字,而是…… * “承之,今天談生意,張總太太拉我打麻將,我不好意思贏,就輸了她一萬?!彼斡鸷芗m結。 “下次把這支票本撂桌上,讓她別小家子氣的一張張的人民幣算?!饼R承之說。 “那下次我爭取贏套房子回來?!彼匆谎壑鄙系臄底?。 “我看好你喲~”笑瞇瞇,抱著親一口。 * 某女甲:“承之哥,她今天態度特別不好,多給齊家丟人??!” “我慣的?!饼R承之面不改色。 某女甲:“……” * 某女甲:“承之哥,作為你的妻子她什么都不干,還讓你伺候她,也太不像話了!” “我寵的?!饼R承之面露不耐。 某女甲:“……” 于是,兩人一直過著沒羞沒臊的日子。 * 這是一個狼把竹馬踹,繞床弄青梅的故事。 * 是《四神集團》的延續,前面的人物也都會出場哦,大家不要大意的收藏吧,請戳下方【加入書架】~

    加入書架
  • 垂簾聽政:24歲皇太后(全本)

    大婚前日,為了那個自己無力抗拒的男人,她用計把恩師迷暈。 大婚當日,鳳冠霞披,一入宮門,皇帝便棄她而去,只留下一個8歲的皇子和那有名無實的皇權。 而她,也成了宮中無人不敢談之的笑柄。 為了自保,為了幼小的皇帝,她開始虛與委蛇,踏入權力傾軋。 …… 飄逸若仙的師父站在沖天火光前淺淺淡笑: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涼兒,這些敵國將領的尸體,是我給你的禮物。 她揮袍斷袖,對著那張絕望的臉:從此我們斷情絕義,便如此袖,從此天人兩隔,永不相見! ========= ===============XXXX===============

    加入書架

更多迷妹周榜

  • 1

    言吧書友15166330444997106

    1,445 迷妹值

  • 2

    真愛永恒美

    240 迷妹值

  • 3

    言吧書友14964512460705612

    150 迷妹值

更多迷妹總榜

  • 1

    長江邊上的人

    8,734 迷妹值

  • 2

    悠悠1980aa

    8,122 迷妹值

  • 3

    shengpeifen

    7,667 迷妹值

  • 4

    我是冷月寒

    7,122
  • 5

    言吧書友14964512460705612

    7,022
  • 6

    1505103832

    6,925
  • 7

    743607192

    6,872
  • 8

    鄧雪麗

    6,782
  • 9

    夢丶顏汐

    6,746
  • 10

    言吧書友15543833820389145

    6,472

同類推薦

  • 致命偏寵

    漫西

    【正文完,番外中——】黎家團寵的小千金黎俏,被退婚了。黎家人揭竿而起,全城討伐,誓要對方好看。*后來,黎俏偶遇退婚男的大哥。有人說:他是南洋最神秘的男人,姓商,名郁,字少衍;也有人說:他傲睨萬物,且偏執成性,是南洋地下霸主,不可招惹。綿綿細雨中,黎俏望著殺伐野性的男人,淺淺一笑:“你好,我是黎俏?!弊霾怀煞蚱?,那就做你長嫂。*幾個月后,街頭相遇,退婚男對黎俏冷嘲熱諷:“你跟蹤我?對我還沒死心?”身

  • 夫人每天都在線打臉

    南之情

    【完結】陸少:“我那嬌妻柔弱不能自理,你們為什么要欺負她?”眾人:“???”陸少:“看書好好看,翻得那么快,能記住幾個字?!鳖櫭⒂帜闷鹨槐?,一目十行。陸少頭疼:“遇上不愛學習的寶貝怎么辦?”還能怎么辦,寵著唄?!钡接幸惶??!盃?,京城好幾所知名大學都在搶夫人,國外的超一流大學也來搶人了!”“爺,幾家中醫研究院為了搶夫人爭得你死我活?!薄盃?,國際有名的幾大律師事務所都在搶夫人?!薄盃?,幾大黑客組織

  • 夫人她馬甲又轟動全城了

    靈小哥

    喬念在喬家生活了18年,親生父母找上門來,一時之間,繞城豪門都知道喬家出了個假千金!真千金多才多藝,溫柔善良。假千金不學無術,一事無成。所有人都想看她被趕出豪門后,回到山溝溝過得有多慘!喬念也以為自己親生父母來自漯河縣,是個一窮二白的窮老師。誰知道哥哥開的車是輝騰,裸車300萬!親爸教書的地方在清大,老師還有個別稱是教授!渣渣們一家跪舔的頂級大佬對著她爺爺點頭哈腰…喬念:?enmm…這和說好的不一

  • 暖婚甜入骨

    漫西

    【已簽出版】一場家族聯姻,硯時柒和秦家最低調的四少秦柏聿結婚了?;楹?,低調的四少一改內斂的作風,三不五時的秀恩愛。助理來報:“秦少,夫人的前男友剛發微博求復合,三千萬粉絲在線狂歡!”男人目光凌厲,語氣低冽:“把他微博黑了!”助理再報:“秦少,有媒體報道夫人的品牌服裝是高仿?!蹦腥饲咫h的指尖夾著煙,輕吐煙霧:“聯系品牌方,舉辦全球唯一代言人發布會!”助理三報:“秦少,夫人……要離婚!”男人放下手中的

  • 豪門重生:惡魔千金歸來

    猶似

    她本是名門千金,卻流落在外十五年,被親人找回卻落入另一個陰謀圈套,最終慘死。重生十五歲,她挾著復仇的怒焰,養女偽善,她就親手剝下她的人皮面,繼母繼妹貪婪,她就偏要將她們打回原形,渣男深情,“給我圓潤滴滾粗,你丫說愛就是侮辱愛!”任你們鬼魅魍魎粉墨登場,我自翻手為云,覆手為雨,建立屬于自己的商業王國,坐擁億萬家財,璀璨奪目令世界矚目。某帝國財閥總裁:“先蓋個章宣告所有權,我會等你慢慢長大!”女王強勢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