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終極一班四之風起云涌

    酸甜芒果

    輕小說連載中29.62萬

    (周日更文,暑假日更)。(主角:丁小雨,灸舞)緊接《終極一班3》末尾,汪大東幫雷婷換完鞋后,來到鐵時空,受傷的灸舞,突現的十萬點戰力,終極金朔者出現. 鐵時空的風云結束后,丁小雨的身份也漸漸浮現,灸舞在金時空受到重傷,不得不滯留金時空,就讀終極一班,以丁小雨弟弟的身份出現。當他和丁小雨兩個分身相撞,兩個截然不同的性格,兩個身份背景都很浩大的分身,隱藏在終極一班,又會發生什么趣事? 同一時間,魔界公主和魔界護法來到終極一班,與他們展開了一場明爭暗斗。 在金時空里,灸舞和丁小雨的身份漸漸浮現,原來他們和魔界王族有著千古淵源。他們兩人的最終身份,到底是什么? 冰冷殘酷的魔界、熱鬧多彩的終極一班,搞笑又嚴肅的眾人,危機四伏,終極系列的謎團,就此為你解開... (前面因為我是第一次發文所以文筆不好,如果有讀者覺得前面不好看,可以跳到中后部分看,后面很好看的。) (此小說由小說閱讀網原創首發)(如果你看了簡介覺得不錯,請一定要看前言)

  • 網王之月舞

    紅小糖

    輕小說已完結21.74萬

    『安徒生 Anderson』無心,一個沒有任何感情的殺手,因為偶爾的心軟還沒有完成任務,最后的下場只有一個字——死。因為殺手不能有心。原以為從此可以擺脫這種命運,不知道是老天的眷顧還是開玩笑,居然穿越到網王,結果還是一樣作為一個家族的棋子,命運已經被安排好,作為21世紀的女生,怎么會就這樣向命運低頭,最后決定反抗,用自己的雙手去創造自己的未來。 一個比冰山還要冷酷,比不二還要腹黑,比跡部還要華麗的人,決定女扮男裝體驗校園生活,一切的事情都已經被安排好,反抗了之后是否還會隨著命運之輪而轉動……

  • 藝興一意之讓我們相愛吧

    蘇惜沫

    輕小說已完結23.52萬

    【EXO系列血族言情文,主線LAY張藝興,邊伯賢和chen金鐘大,對面的L們看過來~】三年前,我陰差陽錯認識了他,血族治愈系首領張藝興。我們相識相知相戀,但卻在一次亂入事件中,我把他給弄丟了。三年后的今天,我無意中在街上看到了亞洲偶像天團exo的海報,海報中的他還和三年前一樣沒變,只是更加的陽光帥氣了。我用盡了各種辦法去接近他,可等到我站在他面前的時候,他卻說不認識我。。。。。。 我承認這三年我過得一點也不好,很多時候我真的都快熬不下去,臨近崩潰了。但一想起還未找到的你,我挺住了。我不知道哪有這么多的壓力,我改變的失去的都太多了。好多事情我真的接受不了,但卻也無法抗拒,只能哭完了再爬起來老老實實繼續走下去。因為我除了堅強,別無選擇。

  • 網王之初夏時節

    墨芡汐

    輕小說已完結16.52萬

    她,是彌月家不要的孩子,彌月雪汐,也是阿姨的小夏初,更是wind的妹妹,越前初夏。 他,是幸村家的驕傲,是立海大網球部的部長,更是日本網球界的神之子。 本來是兩條平行線,卻在冥冥之中相交,相交過后呢?他發現自己已經離不開她了,而她,卻早已被自己傷害的遍體鱗傷。 再次相遇,她忘記了怎么愛他,沒關系,你只要站在原地,讓我來愛你就好!

  • 穿越網王賴上你

    紫云諾

    輕小說已完結31.57萬

    她無賴無良、沒心沒肺,只要不搶她最愛的蘋果,一切好商量。她的口號是:打得過就打,打不過就跑。誓死把這一偉大口號貫徹到底是她做人的準則,直到她遇到旗鼓相當的對手,龍小惜也沒有放棄過她偉大的標準。腹黑、冰山、放蕩不羈,各類美男,她都應對自如,得過且過呢!

  • 網王之數到三愛上你

    紫云諾

    輕小說已完結23.89萬

    尉遲纓葵,一個大大咧咧,脾氣火爆的女孩,被自己的老爸騙到日本。進入櫻蘭認識了男公關部的帥哥,更遇到了青學的溫柔王子,纓葵為了解開心結,進入青學讀書。擁有高超網球技術的她,在青學中闖出一片天地!

  • 網王之自戀狂的戀愛物語

    紫云諾

    輕小說已完結25.59萬

    月斐姌,一個已經把心拋棄的人,緊閉的心扉讓人難以靠近。他,一個自大的近乎自戀的帝王,是她不得不接受的未婚妻,不甘心被她忘記,霸道的要敲開月斐姌緊閉的心扉。他小心翼翼的守候著她的幸?!鎸λ年P心和愛護,月斐姌那顆千瘡百孔冰冷的心是否還可以被融化……

  • 暖陽之下,必有貓兒輕哼唱

    板板想寫作

    輕小說連載中24.15萬

      陰差陽錯的結伴而行,因少女一時起意,拯救了少年的余生性命。沙雕cp在側,一生不僅是獲得。命運多舛,失去至親也會獲得摯愛。關你一扇門,還會開扇窗。其實一切有緣可尋。 第一本書,存在各種bug。各位看的可能會很別扭,但有問題,作者一定會改的!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