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晚安,總裁大人

    納蘭雪央

    現代言情已完結240.84萬

    【女強爽文,打臉啪啪啪,1V1雙潔專寵】 “雷先生,聽聞最近有流言說您暗戀我?” 對面男人冷臉頭也不抬處理公事。 “我對天發誓,我對您絕無任何遐想!” 順便嘟囔句…… 也不知是哪條狗妖言惑眾。 只聽耳邊傳來啪的一聲,男人手中簽字筆硬生生折成兩段。 四目相對,室內溫度驟降。 許久,雷梟薄唇微動。 “汪……” “……”神經??!

  • 豪門驚夢 III素年不相遲

    殷尋

    現代言情已完結237.22萬

    【2016年北京市優秀網絡文學原創作品】【已簽約影視、出版】豪門驚夢系列之懸疑心戰言情 他是雷厲風行的鉆石供應商,她是通過夢境窺探心理的精神分析師,毫不相干的兩人卻因一場離奇案件命運緊密相連。 他捏住她的下頜,“我成了你的研究對象?” 她淺笑美艷,探了探他的鼻息:“年先生這不是活得好端端的?目前我只對死者最后的夢境感興趣。至于你我,是游戲一場,玩得起我們皆大歡喜,玩不起就,滾?!? 他不動聲色:“素葉,我年柏彥,你還真未必玩得起?!? 年柏彥,是對待工作和下屬最嚴苛、最不近人情卻又令女人為之瘋狂的男人;素葉,是惹人爭議、看似只認錢卻又口硬心軟令人心疼的女人。 首部以精神分析為題材的懸疑愛情小說。夢境、記憶、潛意識與珠光寶氣背后的商戰、詭譎心戰層疊相撞,如何在算人度己似真似詐中尋出真相?你以為看到的是真的?也許是假的;你以為聽到的是真的?也許是假的;那么你自己是真的?也許也是假的! 素年,是你我的相逢,即使花開了半夏,也從不相遲。浮生如夢,夢如人生,豪門權詐,愛恨癡懟,只嘆不過一場驚夢?!鞠噙t未晚,那年夏微涼】

  • 降服傲嬌先生

    安嵐

    現代言情已完結350.62萬

    五年后,云水漾帶著一對賣得了萌、拆得了臺、顏值爆表、腹黑無敵的龍鳳胎寶寶強勢歸來,那個逃之夭夭的禽獸出現了! 原來他是申城最大的金主,一手握天,掌握著很多人的命脈,性格孤僻,冷傲不近人情,傳言他患過自閉癥,足足三年沒有開口說過一句話。 管那個禽獸是圓是扁,總之,云水漾押對寶了,欺負過她的人都怕了,申城變天了…… “云水漾,我要你付出算計我的代價!”他捏著她的下顎冷冷質問。 “靳先生,請你先搞清楚,是誰一而再再而三的算計我!” 【小包子專場】“噢漏,一模一樣的霸道總裁,誰才是我們的爸比?” “笨蛋,當然是誰對我們最好誰就是我們的爸比!” “我是姐姐,聽我的?!? “我是哥哥,聽我的?!? “水水,我們班女同學說我的衣服好香?!? “當然香了,你媽用洗衣液洗的?!? “我告訴她們,我噴了香水?!? “……” “水水,我好憂傷,因為我長得太帥了,太優雅了,我們班女同學都說要做我的女朋友,我怎么辦?” 云水漾的頭頂瞬間飛過一群烏鴉,她在心里咒罵究竟是哪個混蛋的基因那么強大?! 【一對一,男女主身心干凈,歡迎入坑!】

  • 情深刻骨,前妻太搶手

    湯淼

    現代言情已完結410.67萬

    【大結局】【正文簡介】 T市 深秋的夜,涼風襲人,夜空布滿繁星,璀璨奪目。 繁榮昌盛的大都市,霓虹燈閃爍著五光十色的光芒,絢麗而妖嬈。 漆黑的小巷,響起凌亂急促的腳步聲,有人在奔跑,在追逐。 云裳跑得氣喘吁吁、踉踉蹌蹌,身后的腳步聲卻越來越近、越來越響,她知道,今天想要逃脫的機會已經很渺茫了……

  • 陸少謀妻之婚不由你

    李不言

    現代言情已完結339.81萬

    不言新文開坑啦?。?!《顧先生的金絲雀》 【我陸景行這輩子只護沈清一人】   【動我可以,動我老婆,你試試看】   他、M國太子爺,翻手為云覆手為雨,人稱行走的閻王爺。   她、行業內最值錢的企業規劃師,江城首富之女,任何瀕危企業,都能用芊芊玉指出一條康莊大道。   兩個本是毫無交集的人,卻陰差陽錯擦出了火花。   她怒;“我要去告你,讓你把牢底坐穿?!?   他輕點煙灰,嘲諷道;“大門朝哪邊開你知不知道?”   第二日、滿城風雨,M國太子爺與某某女在陽臺………。   第三日,他出現在她面前,拿著結婚報告,將她帶進民政局,此后、世人都尊稱她一聲陸夫人?!疚谊懢靶羞@輩子謀得再多也就謀一個沈清】   別名,《總統夫人養成記》《撩總統手冊》   《總統是條咸魚》 本文男女主身心干凈1v1,結局H。   推薦不言完結文【權少搶妻;婚不由己】姊妹篇

  • 是你賜我的星光

    殷尋

    現代言情已完結67.74萬

    出版書名《是你賜我的星光》,已上市。禁愛虐傷,蟬聯4個月月票冠軍 狼群中長大的魔鬼,只會用屬于他的方式來愛你 娛樂圈中,她是最受矚目的歌星,暗地里,卻是被囚的金絲鳥,永遠飛不出他的掌控 聽說,他是世界上最殘酷的男人,十惡不赦,只手遮天;同時又是最癡情的男人… 十年的時間,她化繭為蝶,卻始終被黑暗中那雙暗烈的眸注視著 她新婚之夜,明星云集,新郎無故死亡,熟悉的魔鬼男人重現…… 他的笑冷徹骨髓,“女大當嫁,嫁人可以,不過,我要知道這里懷著的是否是——我的……兒子!” 黑暗倏然來臨,夢幻跌破 他冷冷地說:“永遠也不要想著離開了” 她只能看著眼前這個可怕的男人…… 豪門世家Ⅱ部,超級虐心,不喜繞行!

  • 天才寶寶腹黑媽

    滄海妖妖

    現代言情已完結21.26萬

    (本文1v1甜寵加虐戀,重生逆襲收拾渣男,懸疑言情兩不誤) 愛了十二年,相處了十二年。 結婚三載,纏綿三載。 在懷著十個月的孩子的時候,一切,都變成了笑話。 他親手,毀掉了她的家,她的幸福,她的一切,甚至是生命。 在熊熊大火中,沈裴娜發誓,若能活下去,她定要手刃這個男人! 一個生命的終結,帶來的卻是另一段故事。 整個世界都在報道著,沈家在一夜之間家破人亡,沈大小姐和腹中孩子葬身火海,是悲劇的終結。 她從公主淪為賤民,如何靠自己,一步一步走上權利的巔峰,手刃仇人! 世間上,原來真的有最熟悉的陌生人! 看天才寶貝,加上腹黑媽,如何玩弄權術,踐踏男人,我若為王!

  • 豪門第一少奶奶

    鳳元糖果

    現代言情已完結767.64萬

    未婚夫另娶第一名媛,云氏被害破產,她更是被媒體逼入絕境。 絕望中她找上了謝少,更是傳說北謝南王的傳承千年豪門-謝家,掌控整個A國的所有命脈。 “謝黎墨,我嫁給你,你敢娶我嗎?” 半晌后,在她的勇氣和熱情一點點快退卻時,他露出瀲滟醉人的眸光“我們現在去民政局領證,相信我,未來的謝夫人,你家謝少不會讓你有機會后悔的?!?婚后,她努力做好謝夫人的同時,更是踩著渣渣的肩膀恣意成長。 他的呵護和寵溺每次都能溫暖到她的心 “謝先生,你為什么對我這么好?” “你是我夫人,不對你好對誰好” 【寵文無虐無誤會】 推薦我的同系列完結文《豪門權少又黑化了》 《大佬的小祖宗她又甜又野》 《帝國君少又黑化了》 推薦新書《重生為校草大佬的小仙女》

  • 喜歡你暗戀我

    恍若晨曦

    現代言情已完結176.42萬

    她是齊家二公子的未婚妻,家里破產,婚約作廢,她終于可以去追求自己所愛! 然而…… “簡逸,我喜歡你?!遍T外,她低頭羞澀告白。 “乖,別鬧。我都準備好了,你卻告訴我你喜歡別的男人?”門開,齊承之雙手環抱,呲牙咧嘴。 * 她以為永遠都不會再回到那個矜貴的圈子,卻又被他一手拉入。 “宋羽,現在是我準媳婦兒?!泵鎸胰瞬簧频哪樕?,他如是說。 “……”家人無語。 “肥水不流外人田嘛?!彼终f。 “……”她無語。 * 破產多年后第一次相見,他救她于一眾不懷好意的奚落嘲諷。 第二次相見,是因人生中第一單大工程,他是她必須討好的大Boss。 她以為這個腹黑的男人對她只是一時無聊的追逐,她從不敢在他身上彌足深陷。只是當兩人牽牽絆絆,一顆心早已不是她能掌控。 她不知道,她心中藏了一個竹馬,而她卻是他心中所藏的青梅。 花開那年,他握著她的手,教她寫下人生中最先學會的兩個字,不是她的名字,而是…… * “承之,今天談生意,張總太太拉我打麻將,我不好意思贏,就輸了她一萬?!彼斡鸷芗m結。 “下次把這支票本撂桌上,讓她別小家子氣的一張張的人民幣算?!饼R承之說。 “那下次我爭取贏套房子回來?!彼匆谎壑鄙系臄底?。 “我看好你喲~”笑瞇瞇,抱著親一口。 * 某女甲:“承之哥,她今天態度特別不好,多給齊家丟人??!” “我慣的?!饼R承之面不改色。 某女甲:“……” * 某女甲:“承之哥,作為你的妻子她什么都不干,還讓你伺候她,也太不像話了!” “我寵的?!饼R承之面露不耐。 某女甲:“……” 于是,兩人一直過著沒羞沒臊的日子。 * 這是一個狼把竹馬踹,繞床弄青梅的故事。 * 是《四神集團》的延續,前面的人物也都會出場哦,大家不要大意的收藏吧,請戳下方【加入書架】~

  • 豪門總裁很不危險

    安嵐

    現代言情已完結92.14萬

    【全本完】她是天才設計師,也是外界盛傳的神經病,冷傲得不近人情,訖此至今唯有他能走進她的心里。 他是神秘的商業巨子,他借用她的手讓她家破人亡,并為她人做嫁衣。在她極盡落魄的時候,他還廢了她的右手。 ~~~~~ 為了生存,她與魔鬼進行交易。 兩年后再遇—— “總裁,這是秦子珂小姐給你的快遞?!? 他抬眸望著快遞,突然,英挺的劍眉微微皺了起來,隨即,眸色一沉。 在他沉默的那瞬間,諾大的總裁室清晰地聽見滴噠的秒表聲,那是從小紙箱傳出的聲音。 頓時,秘書小姐驚恐地瞪大眼睛,“總裁,那是……炸……炸……炸彈?”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