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晚安,總裁大人

    納蘭雪央

    現代言情已完結241.05萬

    【女強爽文,打臉啪啪啪,1V1雙潔專寵】 “雷先生,聽聞最近有流言說您暗戀我?” 對面男人冷臉頭也不抬處理公事。 “我對天發誓,我對您絕無任何遐想!” 順便嘟囔句…… 也不知是哪條狗妖言惑眾。 只聽耳邊傳來啪的一聲,男人手中簽字筆硬生生折成兩段。 四目相對,室內溫度驟降。 許久,雷梟薄唇微動。 “汪……” “……”神經??!

  • 降服傲嬌先生

    安嵐

    現代言情已完結350.62萬

    五年后,云水漾帶著一對賣得了萌、拆得了臺、顏值爆表、腹黑無敵的龍鳳胎寶寶強勢歸來,那個逃之夭夭的禽獸出現了! 原來他是申城最大的金主,一手握天,掌握著很多人的命脈,性格孤僻,冷傲不近人情,傳言他患過自閉癥,足足三年沒有開口說過一句話。 管那個禽獸是圓是扁,總之,云水漾押對寶了,欺負過她的人都怕了,申城變天了…… “云水漾,我要你付出算計我的代價!”他捏著她的下顎冷冷質問。 “靳先生,請你先搞清楚,是誰一而再再而三的算計我!” 【小包子專場】“噢漏,一模一樣的霸道總裁,誰才是我們的爸比?” “笨蛋,當然是誰對我們最好誰就是我們的爸比!” “我是姐姐,聽我的?!? “我是哥哥,聽我的?!? “水水,我們班女同學說我的衣服好香?!? “當然香了,你媽用洗衣液洗的?!? “我告訴她們,我噴了香水?!? “……” “水水,我好憂傷,因為我長得太帥了,太優雅了,我們班女同學都說要做我的女朋友,我怎么辦?” 云水漾的頭頂瞬間飛過一群烏鴉,她在心里咒罵究竟是哪個混蛋的基因那么強大?! 【一對一,男女主身心干凈,歡迎入坑!】

  • 情深刻骨,前妻太搶手

    湯淼

    現代言情已完結410.67萬

    【大結局】【正文簡介】 T市 深秋的夜,涼風襲人,夜空布滿繁星,璀璨奪目。 繁榮昌盛的大都市,霓虹燈閃爍著五光十色的光芒,絢麗而妖嬈。 漆黑的小巷,響起凌亂急促的腳步聲,有人在奔跑,在追逐。 云裳跑得氣喘吁吁、踉踉蹌蹌,身后的腳步聲卻越來越近、越來越響,她知道,今天想要逃脫的機會已經很渺茫了……

  • 陸少謀妻之婚不由你

    李不言

    現代言情已完結339.81萬

    不言新文開坑啦?。?!《顧先生的金絲雀》 【我陸景行這輩子只護沈清一人】   【動我可以,動我老婆,你試試看】   他、M國太子爺,翻手為云覆手為雨,人稱行走的閻王爺。   她、行業內最值錢的企業規劃師,江城首富之女,任何瀕危企業,都能用芊芊玉指出一條康莊大道。   兩個本是毫無交集的人,卻陰差陽錯擦出了火花。   她怒;“我要去告你,讓你把牢底坐穿?!?   他輕點煙灰,嘲諷道;“大門朝哪邊開你知不知道?”   第二日、滿城風雨,M國太子爺與某某女在陽臺………。   第三日,他出現在她面前,拿著結婚報告,將她帶進民政局,此后、世人都尊稱她一聲陸夫人?!疚谊懢靶羞@輩子謀得再多也就謀一個沈清】   別名,《總統夫人養成記》《撩總統手冊》   《總統是條咸魚》 本文男女主身心干凈1v1,結局H。   推薦不言完結文【權少搶妻;婚不由己】姊妹篇

  • 喜歡你暗戀我

    恍若晨曦

    現代言情已完結176.42萬

    她是齊家二公子的未婚妻,家里破產,婚約作廢,她終于可以去追求自己所愛! 然而…… “簡逸,我喜歡你?!遍T外,她低頭羞澀告白。 “乖,別鬧。我都準備好了,你卻告訴我你喜歡別的男人?”門開,齊承之雙手環抱,呲牙咧嘴。 * 她以為永遠都不會再回到那個矜貴的圈子,卻又被他一手拉入。 “宋羽,現在是我準媳婦兒?!泵鎸胰瞬簧频哪樕?,他如是說。 “……”家人無語。 “肥水不流外人田嘛?!彼终f。 “……”她無語。 * 破產多年后第一次相見,他救她于一眾不懷好意的奚落嘲諷。 第二次相見,是因人生中第一單大工程,他是她必須討好的大Boss。 她以為這個腹黑的男人對她只是一時無聊的追逐,她從不敢在他身上彌足深陷。只是當兩人牽牽絆絆,一顆心早已不是她能掌控。 她不知道,她心中藏了一個竹馬,而她卻是他心中所藏的青梅。 花開那年,他握著她的手,教她寫下人生中最先學會的兩個字,不是她的名字,而是…… * “承之,今天談生意,張總太太拉我打麻將,我不好意思贏,就輸了她一萬?!彼斡鸷芗m結。 “下次把這支票本撂桌上,讓她別小家子氣的一張張的人民幣算?!饼R承之說。 “那下次我爭取贏套房子回來?!彼匆谎壑鄙系臄底?。 “我看好你喲~”笑瞇瞇,抱著親一口。 * 某女甲:“承之哥,她今天態度特別不好,多給齊家丟人??!” “我慣的?!饼R承之面不改色。 某女甲:“……” * 某女甲:“承之哥,作為你的妻子她什么都不干,還讓你伺候她,也太不像話了!” “我寵的?!饼R承之面露不耐。 某女甲:“……” 于是,兩人一直過著沒羞沒臊的日子。 * 這是一個狼把竹馬踹,繞床弄青梅的故事。 * 是《四神集團》的延續,前面的人物也都會出場哦,大家不要大意的收藏吧,請戳下方【加入書架】~

  • 雙子星愛

    藍雨蒙

    現代言情已完結10.42萬

    圣允皓,一個霸道,狂傲,唯我獨尊,既有錢又有勢的男人。 藍雙星,一個膽小,怯懦,任人擺布,沒人疼沒人愛的女人。 一段故事,一句誓言,將兩個人緊緊相連。改變從遇見開始,命運從此無休無止,兩個人同一個星座,兩顆心永屬雙子星,星辰不逝,愛不止息。

  • 一不小心和你到永遠

    柒惜

    現代言情已完結325.3萬

    他是傳說中權勢傾天,縱橫商業帝國的王者。她只是個普通的女學生。一場交易,一紙婚約,婚效四年。四年之后,她瀟灑轉身。原以為兩人的世界從此再無交集,他卻對她步步緊逼,霸占著她的一切不肯放手。甚至連她和別的男人走得過近都干涉!“洛易北,我們已經分了!完了!結束了!”“是嗎?那得先問問他的意思了來?!彼麑⒁粋€小包子往她懷里一塞,一臉不以為然。

  • 緋聞總統

    千樺盡落

    現代言情已完結116.7萬

    千千新文:《名門公敵:謝先生,晚上見!》出爐,歡迎圍觀……新菜上盤! 鏈接:http://novel.hongxiu.com/a/1302448/ * 一年前,關錦桐這位關家繼女在眾人艷羨的目光中嫁入殷家。 一年后,27歲的關錦桐卻被爆出有一個13歲的私生子,被殷家掃地出門。 一場婚姻,讓她落得家破人亡。 此時她才恍然清醒,原來殷家之所以接納她,竟是別有目的。 - 他是炙手可熱的政界新貴,與她唯一的交集,便是曾經在同一張床上醒來。 再次相見,他和她隔著輕煙白霧,聲線低沉穩重:“關錦桐,離開殷暮霖……做我的妻子?!? - 隱婚三年,她成為他的最大助力。 他也站在頂端,睥睨眾人。 她酒醉而歸,左手紅酒,右手離婚協議,醉態撫媚的攝人心魄,雙眸淺笑迷離:“你我互相利用的日子……該結束了?!? 他雙眸瀲滟:“別鬧了,大家剛剛知道你,你就要離婚?那豈不是告訴所有人,總統大人被拋棄了?” - 江斯楠在五年前遭遇了這樣一個女人,于他是毒……戒不掉忘不了,寵之入骨尤嫌不夠。 關錦桐在五年前遭遇了這樣一個男人,于她是靠山是救贖……是永遠刻在心頭抹不去的刺青。

  • 老婆大人已改嫁

    明珠還

    現代言情已完結33.95萬

    “溫素錦,我并不滿意。所以,我會收回之前給溫氏的承諾?!?陸澤楷漫不經心的開口。 她失了一切,卻什么都沒有得到,反而被親人趕出家門。 四年后,她帶著寶寶和老公回國,再一次遇到他——他看著她身邊和她一模一樣的小女兒不由得直了眼睛。 ——重要公告必看必看—— 本文是珠珠數年前的舊文,已全本完結,所以更新速度超級無敵快,放心入坑?。。?!

  • 亂世離歌

    吉祥夜

    現代言情已完結20.13萬

    一個被冠上克夫克親煞星之名的女子。 父母雙亡,寄人籬下,遭親戚嫌棄嫁入深宅大院,丈夫卻是個傻子...... 從她嫁入高家大院的第一天,就有人不斷慘死,當所有人把這一切都歸咎于她這個煞星,她是認命還是...... 幽深的深宅,受盡凌辱的生活里,她的淚終將為誰而流?是癡傻的丈夫?覬覦她美色的小叔?還是那個死而復生的人...... 這一次,吉祥想做新的嘗試。 喜歡唯美文字的親請跳坑,非小白,慢熱,有耐心的親猜跳坑,呵呵。 吉祥會帶你走進煙雨江南的富庶之地,回顧那些蕩氣回腸的愛情故事。 希望,親們在讀者吉祥《亂世離歌》的同時,偶爾會想象,自己也穿著一身月白梅花的小襖,泡上一壺香茶,擺上一碟饞豆,在夜深人靜的巷口,青灰斜飛的屋檐下,呼吸著江南泛著水氣的潮濕空氣。然后,在夢里,邂逅一次煙雨暗千家的古鎮情緣...... 吉祥的古代文系列:歌三闕 第一闕:《漓宮挽歌:藥引皇妃》已完結。 第二闕:《亂世離歌:克夫新娘》完結 第三闕:《雪鑾清歌:王妃吉祥》(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喜歡離歌的親,一定會喜歡吉祥的新文《何當共剪燭》http://novel.hongxiu.com/a/139760/ 新坑期待親們的支持~!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