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麥少的愛情三十六計

    莉莉薇

    現代言情已完結37.39萬

    親眼目睹男友背叛,她憤怒中陷入另一個男人的懷抱! 她賭氣嫁了他,他笑了三天。 要知道他用盡陰謀陽謀為的只是把這個小女人綁在身邊。 婚前婚后他發揮一慣作風,把她身邊的花花草草全部斬殺。 他以為可以這樣寵她一輩子,可是當那些花邊新聞出現時他才發現自己對她的愛還不夠,于是禁門謝客好好教訓……直到她的腹中有了他的孩子。 在他大宴賓客的時候她卻意外得知這個男人設計了自己整整十年。 當甜蜜的愛情變成了算計,她拿著一份醫院的診斷書甩在了他的身上,“親愛的,你不行呀,醫生誤診了,我沒有懷孕,要不我換個男人試試?!? “你敢換試試?”他二話不說丟下滿室賓客把這個女人打包扛走……

  • 這個女人,我要定了

    冰墨夢殤

    現代言情連載中32.43萬

    上官雅楠怎么都沒有想到自己傾其所有地去愛一個男人,最后居然會落得個家破人亡的境地,這是何其的諷刺,她恨,她不甘……   幸虧上天給了她一個重生的機會,給了她一個絕世的容顏,再憑借她自己的努力在娛樂圈混得個風生水起,然后一不小心自己就混成了娛樂天后。影帝?影后?我去你的影帝,影后,等我再次出現在你們的面前的時候,我定會閃瞎你們的狗眼,我定會讓你們從嘗嘗從高處跌進萬丈深淵的滋味……   再世為人,上官雅楠決定她再也不要再為一個男人而活,她要活出自我,活出個性,她要讓自己繼續地輕狂地笑對人生,同時讓曾經的仇人血債血償……   而遇見墨宇煊宸純屬是一個意外,可是正是這個意外,導致了她與他的這一生的抵死糾纏…… 從遇見她之后,墨宇煊宸就像著了魔一樣,原本極度討厭女人的他,卻時刻想把她禁錮在自己的身邊。

  • 總裁大人情有獨鐘

    金水媚

    現代言情已完結43.1萬

    【一眼情起,一往情深,愛你說不出理由?!? 暖婚深情,先娶妹妹,再娶姐姐,娶的卻是同一個人。世人眼中冷血無情的男人情深似海地對她說:“我的愛情只對你,換人,也就沒有感覺了,哪怕是長得一模一樣?!? 李杰森,C市炙手可熱的黃金單身貴族,L集團的CEO,神秘冷血的男人,黑白難分。傳說,他是最理智果決的男人,根本就沒有人類的感情。 舉世矚目地辦了一個盛大的婚禮,卻在婚后一個月將自己的妻子送給了自己同父異母的弟弟藍泰基,成就了史上最大的八卦新聞! 五年后,更大的頭條新聞驚爆娛樂圈!李杰森二婚強娶了前妻的雙胞胎姐姐,這個姐姐還帶著一個拖油瓶。 喬麗畫,單純可愛的美少女,夢想成為一名畫家,卻遇到了一個惡魔式的男人李杰森,從此生活開始水深火熱…… 她不情不愿地嫁給了本市最有身價的男人李杰森. 婚后一個月,她從一個惡夢中醒來后,自己卻莫名其妙地流落法國巴黎的街頭,成了另外一個身份——懷了身孕的蘇妙桐。 當她以一個紅遍網絡的畫家身份回到本國后,李杰森正舉行一個隆重的訂

  • 全世界不及你重要

    寶拉

    現代言情已完結39.82萬

    【高潔黨可入】 為了心中所愛,她憤然拒絕聯姻,卻因此得罪了他。 他是黑色帝王,權傾一世的惡魔總裁,卻單單對她,上了心。 “告訴我,今晚的女人是誰?” “杰西卡,我義父的女兒?!? “她喜歡你?” “我愛你!” ……

  • 首席總裁,太危險

    納蘭雪央

    現代言情已完結41.76萬

    為什么總要等待別人拯救?我就是自己的救世主!——梁晨曦 …… 初見,她冷靜自若的解決掉威脅她的突發狀況,優雅于他面前走過。 再見,她刻薄刁難跪于她面前的女人,囂張跋扈,笑顏如花。 三見,她淚眼婆娑,卻挺直背脊拍開他釋出善意的大掌。 有人說她陰險狡詐,有人說她心如蛇蝎,世界之大,竟無人能讀懂她。 …… 外界傳聞,S市有兩大不可說。 其一,便是梁晨曦的家事。 其二,卻是他…… 一個從來都不笑的男人,一個未婚卻有兒子的男人,一個…… 自愿將自己放逐到國外多年的男人。 他眉眼森冷,沉毅寡言,看似翩翩風度,實則深不可測。 …… “他們背后諷我,笑我,卻又懼我,怕我……晨曦,在你眼里,我是什么人?” 橘色夕陽里,他冷的像冰。 她并排而站,許久開口。 “我的丈夫?!? …… 入了門,她才知道,他的家族是怎樣一個龍潭虎穴。 既來之則安之,她從不膽怯! 明明最開始只是將錯就錯,最終卻泥足深陷,不能自拔! 只是,當層層真相被揭開…… 以錯誤開始的兩人,最終還能否殊途同歸?

  • 疼你,是我最想做的事

    伍家格格

    現代言情連載中43.39萬

    【公告:2014年格子新現代文上線:《名門紳士①:新寵》鏈接:http://novel.hongxiu.com/a/962430/】 【格子新浪微博:http://weibo.com/camille55】 【百度貼吧:伍家格格吧】 ★ 這世上,有沒有那么一個人,每當你想起他的時候,左邊第二根肋骨下面的那方柔軟會痛的無法呼吸?如果上天給你一個重生的機會,你還想遇到他嗎? 本文簡介: 十八歲的顧夜歌在媽媽再婚的豪門遇到商界中傳說的少年天才總裁伍君飏(yáng),他不待見她,她也不喜歡他,在那個為他慶生日,他失智毀掉她的生命…… 【重生,五年】 他是伍君飏,風度翩翩、傾倒眾生卻又潔身自好到斃的鼎天國際睿智而傳奇的總裁,有著富胄老爸政貴老媽,行事手腕快狠準,為人腹黑冷漠; 她是顧夜歌,優雅如蓮、冷清如冰的法學系高材生,有著自信犀利恪盡職守的工作態度和拒男千里堅如磐石的心。 她帶著記憶重生的這一世,有一個永不想見的人叫——伍君飏。 豈料,身為實習律師的她替人代打的人生第一場法律辯護就遇到了她一生最不想見到的人——伍君飏! 她的淡定、冷清、?;墼谝姷侥莻€被上蒼特別厚愛的身影時,差點崩潰。 她避他,他追她。 他寵她,疼她,慣她,縱容她,若是她要,便是天上的星星都會給她摘下來,遇到她前,他不曾愛過誰,愛上了她,只知道,半點兒委屈都不舍得讓她受。 他想,只要她在身邊,縱然前面刀山火海,他也要護她安然無恙的闖過。 他以為幸福在望,那一天,她卻頭也不回的登上飛往異國他鄉的飛機…… 【三年后】 同樣的地方,同樣的場景,他與她竟遇上,他冷漠走過,她淡漠離開。 此時,她對他,莊生曉夢迷蝴蝶,而他,對她冷酷無情,再不寵溺。 他愛她時,她是他手心的寶,風吹不得,雨淋不得,含著怕化了,捧著怕摔了; 他不愛時,她便什么都不是了…… ★ 她泣:“我不走?!? 他說:“走,再別回來,給我條生路吧?!? 她哭:“我不要走?!? 他冷:“歌,我們分手吧?!? 她問:“這真是你想要的嗎?”

  • 他來了,請閉眼

    丁墨

    現代言情已完結30.16萬

    丁墨都市言情推理文第二部。 約會時,他說:“我對這種事沒興趣。不過如果你每十分鐘親我一下,我可以陪你做任何無聊的事?!? 吃醋時,他說:“與我相比,這個男人從頭到腳寫滿愚蠢。唯一不蠢的地方,是他也知道你是個好女人?!? 愛愛時,他說:“雖然我沒有經驗,但資質和領悟力超群。順便提一句,我的觀察力也很好?!? 求婚時,他說:“言語無法表達。如果一定要概括,那就是——我愛你,以我全部的智慧和生命。

  • 舊愛總裁

    安嵐

    現代言情已完結28.77萬

    全世界的人都說他是個好男人,嫁得過,她卻嗤之以鼻,憤恨地罵他是個混蛋。 他膽敢從別的男人手里把她搶過來,卻從不給她任何承諾。直到他的初戀耀武揚威來奚落她,她才知道他為什么從不內澀…… 一個不在她意料范圍的意外,她隨意做了決定。當她機械般躺在冰冷的手術臺時,門外的他卻竭撕底里踢打緊閉的門,大聲怒吼“我不允許你打掉我的孩子!”

  • 你和我的傾城時光

    丁墨

    現代言情已完結37.45萬

    【由趙麗穎、金瀚主演的同名電視劇11月12日開播?!? 林淺曾經以為,自己想要的男人 應當英俊、強大,在商界翻手為云覆手為雨,令她仰望,無所不能 可真遇到合適的人才發覺 她是這么喜歡他的清冷、沉默、堅毅和忠誠 喜歡到愿意跟他一起,在腥風血雨的商場并肩而立,肆意年華,不問前程

  • 四城名少①總裁作繭自縛

    liaowumian

    現代言情連載中41.53萬

    傅少爺寵妻無下限,公認的“春城第一妻奴” 但是他寵的驚天動地的美嬌妻卻在他落難入獄之時,丟給他一份離婚協議書:“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你已經死到臨頭,何不成全我?!? 五年之后,重遇—— 他是叱咤商場呼風喚雨的都城名貴的霍二爺,她也早已另攀高枝。 他笑著說:“離婚吧,我娶你?!? 她也是笑著:“傅少爺,不怕重蹈覆轍?” 他靠近,氣息曖昧:“誰讓我碰見你就忍不住犯賤?!? *************** 寵妻狂魔日常 【關于吵架】 某老公:“我很生氣,我真的很生氣,我非常非常的生氣,我告訴你,今天你必須跟我道歉!我要抓狂了,你怎么能這樣對我,簡云曦,這是一個老婆應該做的事情嗎?這次絕對不會姑息你!” 某老婆:“我餓?!? 某老公:“想吃什么,我給你做?” * 【關于底線】 某老公:“這次你真的觸及到我的底線了,簡云曦我再警告你一次,不要觸及我的底線,否則…” 某老婆:“否則怎樣?” 某老公:“否則……我又得修改我的底線?!? * 這世界上有一種愛情叫做“作繭自縛”,簡云曦就是傅天麒的繭,從看到的第一眼,就將他困住了,沒有出口,無處可逃,纏繞成一生的宿命…… * 問世間情為何物,佛曰:一物降一物 * PS:絕對是披著虐文外衣的寵文~ 推薦眠的輕松爆笑完結萌寵文:《豪門婚騙:脫線老婆太難寵》http://novel.hongxiu.com/a/929363/ 微博:liaowumian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