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千葉紅芙蓉

    露蒙爾

    古代言情連載中37.7萬

      卑賤的孤女,   無父可怙無母可恃,   唯一的只有收養她的婆婆相依為命,   十四載平淡而知足的日子,   因為她好奇的圍觀“罪人販賣市場”而結束。   同時,開啟了她不尋常身世的探秘,   西滄王朝的風云劇變因她而起,因她而終結。

  • 侯府商女

    上官旭云

    古代言情連載中989.12萬

    望著眼前古香古色的房間?這是什么情況???   現代最大的百貨業龍頭女王意外穿越至啟國,成了一等靖安侯府唯一的千金和子嗣。   其父親一方的正二品封疆大吏,母親為救全城百姓而犧牲,被封為正一品的貞烈夫人,正經的名門世家。   在這個等級森嚴,是人就分高低貴賤三六九等的封建王朝,娘哎,這個身份可真是很好很強大。。。。。。   奈何前身是個不諳世事的小白花,因為母親離世傷心一病不起,父親無奈只能托付外祖家照顧,可惜這一家子給命都‘照顧’沒了。    以往的嬌氣任性識人不清?   不怕,那個什么扮豬吃老虎這年代都弱爆了,姐姐最擅長的就是扮兔子吃大象,瞧瞧都是瑞獸哎,嘖嘖這比例多么的震撼!   以往不擅經營,雖有萬貫家財結果手頭拮據都被人騙去?   不怕,姐姐本就是百貨女王,斂財斂物都是經營強項,商道才是唯一的正理!   以往視金錢如糞土,不肯花一分的心思。   這也不怕,這世界沒有什么比銀子更貼心安全實在的東西了,乃是姐姐最喜愛之物,費點心思怕什么?   重要的是君子愛財取之以道,小賺宜室宜家,中賺發家致富,大賺揚名立萬,賺暴了利國利民,瞧瞧,商人多么的偉大!   且看百貨女王在這個朝代,如何將商人推到最高位,如何打造自己的商業帝國,如何振興家業,振興國業!   咩哈哈哈。。。。。。讓那些眼紅羨慕嫉妒恨的都和西北風去吧!  ?。剑剑剑剑剑剑剑剑剑剑剑剑剑剑剑剑剑剑剑剑剑剑剑剑剑剑剑剑剑剑剑剑剑剑剑剑剑剑剑剑剑剑剑剑剑剑剑?   經商之路風生水起,一晃年齡大了,這惦記自己婚事的太多了,不想被別人主宰婚約,干脆順便拐了一個斯文多變男,這貨比自己還愛銀子!   女主:“那個誰,婚約就當是我們兩個簽合同了,合同到期再說日后之事!”   某斯文男道:“簽字畫押,成交!”

  • 鳳舞九天 妖孽竹馬弄青梅

    清且婉

    古代言情連載中331.74萬

    【本文簡介】 她,在最無邪的年歲相識他;他,在最美好的年華相知她。 洗盡鉛華,在繁華不肯謝幕的年代里伴卿一世長安。 褪去凡塵,在盛世不愿輪回的年月中同君地老天荒。 那一年她難得忙里偷閑卻被上天開了玩笑,不僅自己成了小不點還撿了個小拖油瓶。 后來,她和那個小拖油瓶卻成了室友。 再后來,她和他分開了十年,再見已是物是人非。 或許感情來的太快讓他們措手不及,但是沒關系,因為時間會告訴他們一切的。 他問,“你愿意和我牽手嗎?”他不懂愛情,她同樣不懂。 ...... “你是認真的嗎?”執子之手嗎? “當然,我一向不開玩笑的。尤其是這種事情?!庇绕涫菍δ?。 “那么...” 伴著少女的回答,少年似乎如煙火一般綻放開來。 ---------------看養成記與反養成記-------------- 前世 他是萬千寵愛集于一身 她卻眾叛親離毀其一生 命運不知是否開了玩笑,讓遙不可及的他們糾纏一起 場景一 她血染一身,來到可以觸得及他的地方,“你還記得我嗎?”滿心的歡喜,卻換來淡淡一句,“本君何曾與你相識!”紫衫飛揚,拂袖而去。 場景二 “過來我這邊可好?過來可好?”一雙節骨分明的手向她伸出。那是她曾經一直希望的:他會伸出手牽住她。如今他真的伸出手了,她卻不想觸碰了,“我,多少次想象你會伸出手,但現在,也不過如此。我,不要了?!蔽⑿κ撬F在唯一的所能做的。 “不要任性,可好?” “不好,到現在你還...”任性,他到底了解了什么,“墨濯,你不用再管我了,收起你的好意。我該走了?!闭Z罷,轉身與黑衣男子離去。 忘了回頭看看那紫衫男子,“你不要我了,你不要我了,可我,一直放你于心上,若是剝離...”,從未有過的咆哮,從未失去冷靜的他已然無法思考一切,但離去的人終究是離去了。

  • 錦繡農女種田忙

    巔峰小雨

    古代言情連載中1719.21萬

    又胖又傻的丑女楊若晴在村子里備受嘲弄,被訂了娃娃親的男人逼迫跳河。 再次醒來,身體里靈魂被頂級特工取代,面對一貧如洗的家境,她帶領全家,從一點一滴辛勤種田,漸漸的發家致富起來。 在努力種田的同時,她治好暗傷,身材變好,成了大美人,山里的獵戶漢子在她從丑到美都不離不棄,寵溺無度,比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好多了,豈料獵戶漢子不單純,他的身份竟然不一般。 (新書《重生之農門藥香》已發布,求支持?。?

  • 侯府嫡女不為妃

    青澀蝦米

    古代言情連載中13.35萬

      她曾是名動京城的天之驕女,卻因一道陰險謀算的圣旨跌入深淵,從此低如塵埃。   當所有人都疏遠她、嘲笑她、欺辱她,只有曾經的竹馬對她深情不改。   她滿懷希望,卻不想新婚之夜,合巹酒變軟筋散,婚書也變休書,而她顏莞卿卻只能眼睜睜看著竹馬與庶妹在紅羅帳中。   只因庶妹的一句:“軍中甚是缺少如姐姐這般美貌的女子,不若讓姐姐頂了去,也好讓姐姐為朝廷盡一片綿薄之力?!彼悴活櫷羟榱x竟是將她送入軍中為妓,被活生生踐踏致死。   含恨而終,重生歸來,她步步為營,謀算人心,親手將一個個害過她至親之人的人送入地獄。   一場宮宴,她盡顯鋒芒,竟將鄰國選手辯得氣吐血,驚才絕艷,不想竟招了狼的惦記。   這狼不僅偷入她深閨,更誓要偷得她的心,一場狼與羊的追逐由此開始。 片段:   親衛一臉慌張稟告:“王爺大事不好了,聽說顏姑娘要和親南夷?!?   某王爺聞言淡然道:“即刻修書皇上,南夷這些年越來越不像話,本王要揮兵南下,為皇上開闊疆土?!?   親衛嚇的一臉懵逼。   某王爺卻深沉道:“以防本王戰死沙場,恐后繼無人,本王也該和顏姑娘成親了?!?   親衛一臉汗,自家王爺武藝高強,智慧過人,有著戰神之喻,怎么這說瞎話的本事差點連他都被忽悠過去了?   更多精彩移步正文。   

  • 宣生六記之上古遺密

    宣颯

    古代言情連載中62.8萬

    宣生六記第2部。 她說,“我這一生有兩個愿望,第一個是希望能和阿淼永遠在一起。但它實現不了,所以我有了第二個愿望,惟愿他此生能夠長樂無憂?!? 他送她一壇忘憂,她笑著說,“你就是我所有憂愁的來源,既忘不了你,又如何能夠忘憂?!?

  • 帝王寵之萌后無雙

    冷出塵

    古代言情連載中161.89萬

    夏靈兒,21世紀毒醫特工,腹黑,狡猾,偽善,不是好人,一朝穿越再次睜眼,竟然變成了一只毛茸茸的小獸。而且,還好死不死,剛好砸在了某個冰山皇帝的身上… ——上帝,戳瞎我的雙眼吧… 帝弒天,天澤國尊貴無比的皇帝陛下,冷酷,睿智,殘暴,不近女色。在選后大典上,竟被一只不知品種的小獸砸中… ——該死的! 某帝狹長的丹鳳眼一瞇,仔細觀摩了某獸的身子之后,冷冷的說了一句。 “母的?王后就它吧!” 聞言,眾臣風中凌亂了。 某獸聞言,一口茶水立刻噴了出來,隨之兩眼一抹黑,頓感千萬頭草泥馬呼嘯而過。王后?泥煤,這丫的心理是有多扭曲啊,連獸都不放過。 【寵文+1V1,簡而言之,就是一個悲催小獸被養成小受的辛酸史。哪里心酸?特么的,都說伴君如伴虎,天天對著一頭老虎,姐能不心酸嗎,連爪子都酸?!? ★養成篇: 某獸看著那些裝滿珠寶的箱子,口水都流出來了。伸出兩只爪子一摩擦,對著箱子狂奔而去。 銀子啊銀子,姐來了。 “端莊…” 聞言,某獸腳下一滑,摔進了一個堅硬的懷抱。 抬頭,瞪著這個萬惡的男人,某獸炸毛。 端莊?端莊泥煤,它要怎么端莊。 【養成+霸愛+各種萌,俗語有云,莫欺少年窮,靈兒有云,莫欺小獸受。天天被壓榨的某獸,一朝翻身做人,某皇帝陛下不淡定了?!? ★翻身篇: 某日,帝弒天醒來,身旁竟然睡著一個粉嫩嫩的娃娃,還沒有反應過來,一句甜膩膩的聲音響起。 “爹爹,抱抱!”小靈兒佯裝天真,眸子里卻閃著戲愚。 聞言,帝弒天一張魅惑的臉,黑了個透徹。 爹爹?這丫頭是說自己老嗎?好,很好! ★寵溺篇: “爹爹,人家要南海珍珠玩游戲?!? “準了?!? 南海珍珠,千年產十顆,有駐顏功效,是海國的國寶。拿給公主玩游戲,某公公嘴角抽搐。 “爹爹,人家要用龍木做火把?!? “準了?!? 聞言,某公公差點暈死過去。龍木,護國神木,是和平的象征,給公主做火把? … 諸如此類的事情,在皇宮一直上演,直到有一天。 “爹爹,人家要美男哥哥?!? “準…”忽然,空氣降低到了凝固點,寒意刺骨。 “小靈兒,你說什么?” “人家要美男…唔…” 冰冷的唇瓣壓上來,“孤不準!”… 【P:本文純屬有節操的塵自己YY,喜歡的妞兒,點個收藏,不喜就叉叉。作者玻璃心,經不起蹂躪,一碰就稀碎啊。如果乃們是在是太恨某塵,就化悲憤為花花,鉆石,使勁的砸偶吧?!? ——◆◇————◇◆————◆◇————◇◆—— 推薦塵塵完結舊文《農家有女太妖嬈》鏈接:http://www.xxsy.net/info/529147.html 簡介: 她,狡黠如狐,運籌帷幄的商業女王,精明如她,卻不料馬路魂斷… 她,聲名狼藉,劣跡斑斑的村莊惡霸,強悍如她,不曾想命喪洞房… 時空交錯,商業女王替她重生。出入青樓賭坊,欺壓鄉鄰,放火燒房,原主經歷荒唐不堪,可是當一切撥云見霧之后,原來她荒唐非荒唐。 ———————— 破舊的農家小院,婆婆厭棄,公公無視,小姑子天天想著讓她死,秀才相公更是恨不得立刻休了她,隔三差五,極品親戚也要過來折騰一番??此绾伟缲i吃老虎,將他們一個個都好好教育一番。 渣相公:“林依依,你看清楚了,那是我寫給你的休書,你現在立刻馬上,拿著休書滾蛋,別讓我再在蕭家的任何地方看見你?!? 依依淡笑,扔出明黃的布條,上面清楚的寫著“休夫”,瀟灑的邁出蕭家大門。 ———————— 至此,收米鋪,掌酒樓,建大棚,將“天上人間”開到了天子腳下,商業之皇依云公子名聲天下揚,有誰能料到,她竟是住在某個破舊院落不起眼的小女子。 ———————— 至此,收米鋪,掌酒樓,建大棚,將“天上人間”開到了天子腳下,商業之皇依云公子名聲天下揚,有誰能料到,她竟是住在某個破舊院落不起眼的小女子。 ———————— 有一種心殤,是明明相愛卻不能愛——雪無塵 “丫頭,我會護你生生世世?!北鹊捏@魂一撇,一眼萬年。淡漠如他,卻為一個小女人化為繞指柔。 有一種心碎,是明知情深卻愛不了——鑫爺 “妞兒,不管你愛不愛爺,爺都愛你!”眼角輕佻,仿若花色,卻難掩眸中的神傷??羁钌钋?,次次舍身相互,癡情為你,愿傾盡天下。 一對一種田加宅斗,這素爽文哦,塵塵用自己的節操保證坑品,趕緊跳坑吧!

  • 公子囚之策妃謀天下

    笙洛溪

    古代言情連載中38.45萬

      硝煙彌漫的戰場,亦可俠骨柔情;   嗜血廝殺的故事,也可死生契闊。   亂世鐵血貴公子,冷心冷情,雕琢而出,便是溫潤之玉;   現代機械設計師,沒心沒肺,圈禁住了,就是一往情深。   成王敗寇,沒有人會是永遠的贏家,只要不死,便只能勇往直前。   耗盡心智,拼盡全力,以血肉之軀,一寸寸、一步步,爬向那權利之巔的剎那芳華。   莫岑菀:前世的名字叫沐岑菀,她被窮兇極惡的軍火販子綁架,前去基地制造一種新型武器的控制開關,中途遇到另一伙軍火販子,雙方火拼之時,沐岑菀的車子墜崖,穿越到了珈蘭大陸。   醒來之時,她變成了一個楚國僅有十歲的落難小公主。   鄢黎:晉國六卿之一鄢氏嫡宗公子,在一次機緣巧合之下,遇到了穿越而來的現代單兵武器設計師兼戰爭理論研究博士莫岑菀。從此,強迫她女伴男裝留在自己身邊,從一個小小書童成長為權謀天下的策士。再后來,便是二人聯手,在兇險詭譎、孤立無援的劣境之下,培養出一支優秀的特種部隊,征伐天下,稱霸七雄。   合縱連橫的時代,不僅要靠一條三寸不爛之舌,還要有過硬的戰術值,鄢氏的黑鷹兵團,海陸空三棲神軍,敵前敵后,所向披靡。   “既然沒得逃,就殺出去;既然沒得悔,就錯下去。直到殺出一條血路,直到錯成一道風景。鄢黎,我莫岑菀都會陪著你?!?   “我本來就是女子,是你非要我女扮男裝的?!?   “想做女子?等你爬得上本公子的榻再說!”   “你,你這個流氓!”   “菀兒,你以前對我說‘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間也’,我一直覺得這句話里滿滿的都是謀略,可如今心境不同了,再細細品味,卻只覺意境如此情志高遠?!?   “嗯,心里只有權謀,自然看什么都是權謀,可若是放下了,灑脫了,便看什么都是灑脫?!?   “鄢黎,你若死了,我發誓,明日我就去找殷崛,我馬上就嫁給他,去做秦國的王后?!?   “你敢,我現在就殺了你,讓你和我一起死?!?   “莫岑菀,我殷崛處心積慮爭了這秦國的王位是為了什么?你當真不知道嗎?”   杯盞破碎,只影伶仃,貴為王者又如何?錯過,便是永遠的失去。   醉臥花陰下,天高燕子輕;休言不愛酒,只是未傷情。   花開陌上、草色煙波,二人一馬,是開始……也是結局……

  • 帝王劫:絕寵棄妃

    非若卿

    古代言情連載中37.62萬

      她將心上人拱手相讓,大婚當日,與別的男子舉止親密。 她說,人終是要向善的。   她說,有兩個人她永遠不能利用:      一個是他,沒有他,她早失了清白之身;      一個是他,沒有他,她早成了劍下亡魂,何談復仇。      可偏偏,天意弄人,她靠著他們一路往上爬,為達目的不惜出賣自己的色相,毫不猶豫劃破如美玉般美艷的皮囊……      她說我遲早有一天會被天下人唾棄,若是有一天我萬劫不復,那便是我的命。      她叫覆璃,南璃的璃;他叫李琰,王字琰;他叫江寒,最寒不過一江水。      她的毒,她許下的萬劫不復,她都會一一做到!

  • 六抹重生皆此生

    黑山老么

    古代言情連載中19.17萬

    你說‘溫卿’那么一個天之貴女,好好的高嶺之花不當,非得去做人家的下堂婦,這下好了,被人騙了感情,騙了清白,最后連命都搭進去了。 重生一世,溫卿可得好好保護好自己的小命 姨娘仗著父親只有她一個女人,就胡作非為? “我覺得樂晴姑姑不錯,適合當我的母親” 姨娘氣急敗壞:你竟然給自己找后娘?! —— 庶妹是個有事就裝楚楚可憐的白蓮花? “我是真心的為妹妹好,哪知妹妹不領情” 庶妹憤怒咆哮:你就是個白蓮花! —— 前世夫君舔臉來追求? “你以為你自己是誰?不過是個六品小武將也敢在我面前造次,不過你若是真想求個姻緣,我給你指條明路,我那庶妹剛剛失了清白,我覺得你們倆個人非常般配” 前世夫君:....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