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妖氣:蛇王的倒霉妃(全本)

    南宮思

    玄幻言情已完結16.52萬

    誰有她倒霉,撿塊玉石穿越,算命的還說她是天煞孤星,連自己也克死了! 而且這是什么魔幻世界啊,美男成群,神魔亂舞的,個個呼風喚雨撒豆成兵。 尤其這位蛇王大人,雖然俊美,但冷酷無情不說。 修煉要她陪,喝酒要她陪,不高興了也要她陪,睡不著也要她陪! 可蓋棉被純聊天可以,她沒打算做蛇王的女人??! “陸靜茗,你只能是我的女人,不準你喜歡別的人,想也不可以!” 他還想封她為妃?做夢去吧。 她不要嫁給這個冰塊蛇王,絕不! 你不看那狂野的龍王,還有風情萬種的狐貍精,都在算計著想搶走她。 那邪魅的美男子和紫眸少年為她爭風吃醋,就為爭誰是好師兄。 更有那謫仙和黑暗邪魔在旁虎視眈眈。 她是什么,神女?人形法寶?還是香餑餑? 反正她要逃,正好有美男幫忙—— 干脆一起私奔吧,先逃出這可怕的地方再說。 “你是我的女人,永遠都別想從我手里逃出去,想逃,先生個寶寶再說吧?!? 俊美無情的蛇王冷笑道。 “god,我不要生個蛇寶寶!” ------- 思思的新文,大家撒花票票支持哈。 《鳳凰斗:第一嫡女》http://novel.hongxiu.com/a/469117/ --- 思思的微博:http://t.sina.com.cn/weiyin1987 歡迎圍觀。 木有鉆石,木有神筆,木有鮮花,淚,連咖啡都沒了,更新啊,思思在努力更新了,傷不起啊有木有!

  • 逆天玄醫:霸帝小狂妃

    朱隨

    玄幻言情已完結23.31萬

    娘弱爹病弟妹幼,一貧如洗,滿目蒼涼,似乎只能等死?她不服,偏要逆天改命!好在她天賦異稟,帶著前世本領而來!行云布雨、揮手栽苗;纖指微揚、作物自收。她本是名聞天下的玄醫,努力修煉便是!他,大陸最強大的天才,冷酷霸道,無人能敵。卻甘愿敗在她手下,護她寵她。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飲。繁華塵世,孤傲的他只想牽她的手,與她共度素時錦年。PS:朱隨讀者群【8016691】進群暗號書中的人名。

  • 神醫狂妃:邪尊,別囂張!

    枯藤新枝

    玄幻言情已完結28.08萬

         黑暗中,她捉住他的手,小臉怒紅,“你再摸,我就去死?!?   “好,一起?!彼凵矶?,笑意慵懶邪肆,“一起欲仙欲死?!?   “我靠!”   死男人,你的臉呢。    ……   一場意外,身懷異能的殺手領袖變成誰都能踩上一腳的極品廢才。    怎么辦?在線等,不——   異能在手,天下就我有。   欺她辱她者,殺!   踩她諷她者,滅!   賤她咒她者,毀!   說她廢物?   她身懷金葫秘境,隨手靈植當糖玩兒。   說她無能?   天醫圣手,煉丹極致,陣法大營,器皿無雙。   腳踏七星,招風令雷,所過之處,群獸朝拜,問她為什么,抱歉,魅力值太高?! ?   ……   明明拉風耍帥,享受膜拜,一回頭,為毛身后的帥哥哥全不見了啦。   某尊彈出頭,盛美至極的容顏笑若梨花海棠,“小清兒,為夫幫你砍桃花?!?   某女妖嬈一笑,提刀而來,“那我幫你斬蓮花!”   眾人絕倒!又……是菜刀!   【本文男強女強,強強聯手,作者君身嬌體軟好推倒,進坑不虧,來吧!】

  • 殺無赦:至尊狂后

    如沫

    玄幻言情連載中18.72萬

    “寧可得罪閻羅王,莫要惹上凌昭雪?!?*凌昭雪,凌氏家族的庶出女兒,三日之前,向當朝太子表白,卻慘遭羞辱,“凌昭雪,你天生廢材,性格懦弱,說話結巴,面目猙獰,這樣的你憑什么說愛慕?等哪一天全世界的女子都死光了,本太子也許會考慮你!””如此毫不留情的羞辱,使她淪為天下的笑柄,一激之下,接受挑戰,卻死于擂臺之上,再睜眼時,鋒芒無比,當場絕地反擊,震懾眾人,太子君染夜改其評價,“凌昭雪,傳言果真不可信,其實你是目中無人,驕傲自大,心機深沉,心腸狠毒才對?!敝灰娖渑旖菗P起,雙眸微瞇,笑的冰冷艷麗,“這評價我喜歡,我要做不到這樣,還真辜負了太子的一番‘贊美’了?!敝链?,圣川大陸再無寧日,狂傲凌昭雪名揚天下。

  • 浴火重生之第一狂妃

    水止水

    玄幻言情已完結22.74萬

      一花一草一世界,一人一獸走江湖。   聽說夜府的廢材小姐終于天賦覺醒,修為精進,帶著只萌寵開始行走江湖,燒殺搶掠;   聽說某個殺人如麻高高在上的樓座也開始性情大變溫柔似水,走遍終岳大陸;   終岳大陸的光怪陸離、動蕩不安讓兩人的相遇變得驚心動魄!   前世:   “夜九歌,你為了他血洗忘憂島,導致生靈涂炭,必定會遭到天譴,萬劫不復的!”“萬劫不復?哈哈哈哈……好啊,今生為神,萬劫不復;來世成魔,我必定只手遮天!”   “本尊以靈魂之名起誓,生生世世,永生永世與夜九歌共生同死!夜九歌,你殺不死我的,哈哈哈哈……”   今生:   “君樓墨,我倦了這乏味的日子,你娶我可好?”她站在窗前,睡眼惺忪,半瞇著眼睛凝望他伏案的模樣。他抬眸,清澈的眼眸碎了一地的陽光,右手伏案,衣裳滑落:“昨日夜里,我用盡了全身力氣?!彼裘?,羞紅了臉頰。

  • 慕蘇寒

    泠容容

    玄幻言情已完結20.68萬

      蘇寒是二十一世紀頂級特種兵,從她在孤兒院被領養的那一刻起,就開始接受各種殘酷的訓練,從原始森林到熱帶雨林,再到無邊無跡的沙漠及草地,總之,哪里危險就哪里訓練。終于,經過十幾年暗無天日的訓練后,在二十一歲那年,順利出師。令天,出任務七年的她又一次完美的完成認務,便窩外自己的小屋看小說。這是她業余時間最熱衷的事之一??墒?,為什么,第二天她就穿越了,而且還是昨天她看的小說里的一個女配。老天,你玩她嗎。

  • 邪鳳逆世:天才煉靈師

    桃七

    玄幻言情已完結14.56萬

      天隕大陸,武道沒落,妖魔并起。   她,是被蒼天遺棄的孤兒。經脈斷裂,靈海破碎,活不過十二歲。   命不好?不能修行?   當她體內的封印被解開,她將從棄女變成天才!   煉靈魄,凝念珠,創分身,開天眼!   一念起,眾生沉淪!一念落,諸敵盡滅!   他,是萬年一遇的天脈者,是世人仰望的準帝!   一朝,被強敵所襲,跌落凡塵,記憶丟失。   當他遇到她,就像溺水之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從此,他成為她默默無聞的小跟班,不離不棄。   上窮碧落下入黃泉。   世人皆不知,她的背后一直站著的是——他!   ……   他說,天若欺你,撕碎這天,地若欺你,踏破這地。   看她和他如何攜絕世之姿,碾壓諸天萬族!   注:本文一對一無虐,純潔女強養成文!   作者系文案渣,歡迎移步正文!

  • 邪靈女帝:魔尊寵翻天

    招財貓來寶

    玄幻言情連載中23.04萬

      她是天生的混沌之體,自帶一雙幽瞳,能看清世間所有的清濁污穢。   兩次穿越,來到了一個沒有輪回,邪靈稱霸,亡靈盡出,死靈遍地的世界,同時,也是個強者為尊的世界。   傻子?   天生廢物?   沒有的事!   誰相信誰就倒霉!   眾人追捧的天靈地寶,逆天寵獸?對不起,在本大小姐這里早已雞毛不如!   絕密功法,終極神器?不好意思,都是抬手就可以送人的貨。   在人族,她稱霸稱帝,萬人臣服。   在妖族,她是一妖之下萬妖之上的妖族大祭司,妖王的未婚妻。   在仙族,她是絕色仙君的關門弟子......   在魔族,咳咳......   那個啥,魔尊你能要點臉不,咱別倒貼行嗎?!   君燃:本尊從不知道臉為何物,你有?   夜月魅:我當然有了!   君燃:那你過來讓本尊看看,你的臉怎么樣?估計質量不太好。   夜月魅:......   去你丫的!過去了還能跑得掉?!當我傻呢!   本文1v1,女強超爽,甜寵無極限,歡迎入坑。   

  • 逆天重生之王妃太囂張

    若竹塵

    玄幻言情連載中21.1萬

      她,身懷異能,無人能敵;她,天漓鳳家的嫡女,花瓶一個,天生的廢材之體。當她變成她,又會譜寫出怎樣的命運呢?   他,神秘莫測,實力高深莫測,讓她第一眼看到便想逃離,但逃得了嗎?從他注意到她的那一刻開始就已經注定了,他生,她便生;若他死,就算是下地獄她也要陪著,他也一樣。   一個逃,一個追,且看是誰先淪陷,不能自拔;強強聯手,且看他們如何登上這世界的巔峰!

  • 魔君獨寵:神尊甜妻別想逃

    君安安呀

    玄幻言情已完結29.85萬

      她是一代神尊南無煙,明媚疏朗;他是一界魔君柳明兮,殺伐決斷,卻對她溫柔似水。   他是一位上神翎霄,輕佻張揚;他是一族之首夜瀾,深沉淡漠,卻對他流連忘放。   一代恩怨,兩段情仇,三世癡纏。   他為天下而負她,又放棄江山而護她。只為她不再舍棄自身而渡蒼生。   他因上代恩怨而亡,他為救他掀起六界大戰。只為心上人重回世間。   墮神之戰后,   南無煙隕落,成了浣月。柳明兮被罰囚于禁宮,兩人再次相遇會碰出什么火花?   翎霄昏迷,沉睡萬年。夜瀾統治六界蒼生,兩人重來一世會遇到怎樣的困難?   她重生復仇,他鼎力相助   他蘇醒復仇,他一退再退   他們又該何去何從   “年少的時候愛上的第一個人,總會讓人有種錯覺,會和他一生一世,好像沒有什么比愛他更重要的事了??傻胶髞硇瓮奥分畷r,卻發現愛之一字,淺薄如此?!蹦蠠o煙如是說道。   “我既是找到了你便不會放開你,即使天翻地覆,即使你恨我入骨?!绷髻庹鎿吹?。   “你不讓我禍害小姑娘,那我禍害你如何?”翎霄笑瞇瞇道。   “翎霄,你是我夜瀾這輩子最摯愛的人。西塞的酒,盈川的風都比不上你。我想要你,要你陪我到地老天荒?!币篂戉嵵氐?。   前世已過,現世困苦,來世莫測,且看他們如何翻云覆雨,如何繾綣天涯...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