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喜劫良緣

    莉莉薇

    玄幻言情已完結600.43萬

    他高高在上,是神秘可怕的蠻荒之王,一眼能看盡人之姻緣,厭惡女人到了極點,卻在見到她的第一眼就認定了,一路寵之,疼之。 她卑微穿越,一身神奇醫術,不為身邊眾多美男動心,只想變得強大,能配得上那個神一樣的男人,可是等確定自己心意時,卻發現自己已成婚多年…… …… 委屈時: 她用力的捶打著眼前的冰山大美男?!皠e人都說是我高攀了你,可明明是你老牛吃嫩草!” 某男抓住重點,笑得無比妖孽 …… 世人說: 蠻王是沒有心,七情已絕的人。 某女卻挺著大肚子無比悲催的想,他能絕七情,那天天賴在自己身邊的是誰?

  • 神醫狂妃,廢材三小姐

    梓同

    玄幻言情已完結240.47萬

    她被叔叔和叔母算計,送給一個腦滿腸肥的男人享用,美其名曰廢物利用。 她將計就計,設計堂姐做了那人的妾,果斷的以牙還牙以眼還眼。 只是廢材?草包? 呵呵,云沁冷笑,早就不是了! . 她是21世紀赫赫有名的殺手,醫毒雙絕,絕世無雙,離奇穿越,靈魂附著在滄瀾國云府三小姐身上。 從此,廢材變天才,風華瀲滟,傲視天下! 她狡詐、腹黑、狠辣、睚眥必報,慣會扮豬吃老虎,但凡欺負她的人,沒有一個有好下場! 他是年輕一輩的王者,少年得志,鮮衣怒馬,視女人為無物。遇見她,讓他失了心,動了情,對她一寵再寵。 . 本以為這輩子不會對女人動心,她,是他生命中的意外。 本以為這一世不會再愛,他,卻讓她淪陷。

  • 至尊魔妃狠強勢

    君淺

    玄幻言情已完結312.61萬

    她,是二十一世紀醫術無雙的鬼醫圣手,卻意外穿越成了秋家的草包大小姐。 天生廢材,沒法修煉? 笑話!睜大你們的狗眼看清楚,誰才是真正的絕頂天才! 召喚師稀缺?她一不小心混了個神級!煉藥師罕見?她隨手便能煉制出上古神丹! 不過誰來告訴她,這個一直纏著她的妖孽腹黑男究竟是誰?她不過就是偷了他的靈藥,搶了他的神獸,燒了他的老巢,怎么就沒完沒了?

  • 神醫棄女

    MS芙子

    玄幻言情已完結1416.38萬

    新書《神醫娘親她是團寵大佬》已發~ (正文已完結) 葉家傻女一朝重生! 坐擁萬能神鼎,身懷靈植空間,她不再是人見人欺的廢材棄女! 藥毒無雙,神醫也要靠邊站;靈獸求契約,不好意思,獸神都喊咱老大; 渣爹,敢拋妻棄女,她就讓他家破人亡;世人,敢欺她辱她,她必百倍還之; 再世為人,她王者歸來,豈料惹上了邪魅嗜血的他。 他明明是殺伐決斷的鬼帝,卻化身呆萌無害的敵國質子……

  • 神醫貴女:邪皇,勾勾纏

    夏日粉末

    玄幻言情已完結259.23萬

    容傾顏,醫藥世家的繼承人,醫術高明最后卻死在自己的親人手里。慕容傾顏,圣鴻大陸慕容世家嫡出小姐。雖為嫡出,卻容貌丑陋,且是一個無法修煉的廢物。一朝穿越,當她成為了她。再次睜眼,曾經無法修煉的廢物,卻讓所有人都大跌眼鏡。素手翻云,逆天改命,讓所有曾經瞧不起她的人追悔莫及。契約神獸,煉制仙丹。遇神殺神,遇佛殺佛,誓要讓曾經瞧不起她的人刮目相看。當曾經的廢物變成驚世奇才,當曾經丑陋的容貌褪去,她已不再是以前的她。這一切,究竟花了誰的眼,惑了誰的心呢?曾經的未婚夫追悔莫及,曾經小看她的家族萬分悔恨。當她站在這個世界的頂端之時,在她的身邊一直有著一個他,在為她保駕護航,讓她能夠自由自在地在天空飛翔。

  • 馭獸狂妃魔帝靠邊站

    清風殿

    玄幻言情已完結233.98萬

    她是34世紀最優秀的獵鷹特工隊隊長,一朝穿越竟成了廢物傻子。   冷眸睜開,鋒芒乍現!   罵她廢物傻子,天賦血脈覺醒嚇死你!   辱她八靈根繁雜不精修煉廢材,風雨雷電金木水火輪番上陣,搞不死也搞殘你!   萬獸臣服,實力至尊!   只是這個一直跟在她身后,要她對他清白負責的男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好歹一界霸主,能不能要點臉!   “赤炎,你再跟著我試試!打不死你!”

  • 至尊狂妻

    貓貓寶貝

    玄幻言情已完結660.62萬

      冷若雪,雖天生癡傻,卻是東池國第一大將軍最疼愛的孫女,因被未婚夫嫌棄,被情敵設計而香消玉隕,卻迎來了另一強悍靈魂的重生   這是一個奇幻的世界,也是一個強者為尊的世界,修靈師,煉丹、煉器、馴獸,曾經的癡傻大小姐搖身一變成為了令人驚艷的絕世天才   煉丹、煉器,那都是小兒科,太簡單了   ‘天級丹藥?’我的獸獸都看不上   ‘天材地寶?’本小姐有空間,可以自己種   ‘圣器?’對不起,等級太低,本小姐只會煉神器   馴獸?本小姐的獸獸都是自己送上門的   片斷一:“說,為什么未經我同意就擅自契約”冷若雪臉上掛滿了寒霜,她討厭這種被算計逼迫的感覺   “寶寶,寶寶,喜歡姐姐”小獸那毛絨絨的獸臉上居然露出了害羞的神情   “喜歡我你就硬來啊…”冷若雪真是無語問蒼天啊,這都什么事啊   片斷二:冷若雪順著寶寶的爪子指著的方向看去,只看到一個大約1歲左右,白白胖胖、粉粉嫩嫩,身上只穿了一件紅肚兜的小娃娃   “這誰家的小娃娃?”冷若雪忍不住伸出一根手指輕輕的戳了戳那粉嫩嫩肉呼呼的小臉蛋,真是太可愛了   “你、你占小爺的便宜,嗚嗚嗚……色狼”粉嫩小娃娃那漆黑明亮的大眼睛中蓄滿了淚水,委屈地控訴著   冷若雪滿頭黑線的瞪著那小不點,她不過是戳了這小東西的臉蛋一下,怎么就成了色狼了…   本文女主性格多變,冷漠、腹黑、狂傲、可愛、溫柔,皆因人而異,外加恩怨分明、有仇必報,對親人如同春天般溫暖,對敵人心狠手辣,絕不留情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千倍還之,是女主為人處事之原則

  • 神醫廢材妃

    連玦

    玄幻言情已完結420.07萬

      她是世家云七小姐,經脈全毀的超級廢材,心比天高,腦是草包,被堂姐設計群毆死。   她是帝國古武天才,冷漠狠辣的殺手之魔,被害身亡。   穿越而來,從此草包也風騷!   超級廢材?   修得逆天神功,成絕代神醫,控天火,馭萬獸,名動四方,睥睨群雄,這也叫廢材,你眼是瞎了還是長頭頂了?!   某日閑來無事,她坐山打劫:此山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要從此路過,留下異寶來。   他是神秘的腹黑邪王,卻隱匿成宗門公子。   路遇打劫?他腹黑一笑:劫財多沒意思,不如劫個色!   從此狠辣妖孽的她,與無恥黑心的他,相愛相殺,天地顫抖……   **   連玦全新玄幻力作,譜寫言情大玄幻,男女主絕壁干凈!坑品五星,歡迎入坑。   **   【妖孽杠上黑心】   紫云峰上,白云悠悠,風和日麗,依稀可聽見一男一女在對話。   “你逐我出紫云峰?”云芷汐咬牙切齒問道。   “不錯?!比莼忘c點頭,雍容的梵音飄渺性感。   “憑什么!”云芷汐暴怒,她明明拿了東域排名第一,說好的獎勵呢?說好的寶貝呢?   無視云芷汐的怒意,容煌慢悠悠說道:“你可記得,我曾允過你一個承諾?!?   “廢話!但這跟你逐我出紫云峰什么關系?!”云芷汐很憤怒。   “自然有關系,按照宗門規定,師父不能娶徒兒。為師自然要把你逐出門下,才能迎娶你?!比莼头浅UJ真的“教誨”。   云芷汐滿頭黑線,忍無可忍:“娶個屁!我什么時候答應嫁給你了!”   容煌微微低頭,修長的劍眉擰了擰:“這個倒是,不過既然有了夫妻之實,自然是要娶的?!?   云芷汐只覺有滿頭烏鴉飛過,怒極磨牙道:“我們什么時候有夫妻之實,我怎么不知道!”   “我說有,就有?!比莼鸵徽Z落定,說不出的雍容華貴,道不盡的風華絕代。   “靠!”某女終于忍不住爆粗口,她想欺師滅祖!誰也別攔著!   ……   **   【特別說明】   1、本文一對一!一對一!生生世世一雙人!男強女強雙強聯合,絕寵不解釋。   2、玦玦是個玻璃心,不喜請打叉走人,莫要亂噴。   3、玦玦喜歡收藏數爆棚,所以請挪動鼠標,戳一下放入書架,永遠不要卸下來!喵~   **   玦玦力薦,曾經以為是巔峰的宮廷玄幻文《腹黑謀后噬魂妖嬈》   http://www.xxsy.net/info/504407.html重生、復仇、古武、陰謀、男主為狐   *   玦玦溫馨小種田《醫絕天下之農門毒妃》   http://www.xxsy.net/info/550125.html異能、醫術、詼諧、絕寵、男主為妻奴

  • 盛世凰妃

    戰七少

    玄幻言情已完結266.07萬

    她,21世界傭兵女王,卻穿越成了一個慘遭背叛的廢物小姐。 廢物?她很快就讓他們知道什么叫做廢柴逆襲! 背叛?她武修古書在手驚呆一干渣男賤女! 等等!不是說她是人人唯恐不及的紈绔惡女嗎?這個天下第一,神秘成迷的三殿下為什么會對她這么感興趣? 說好的坐擁美男呢? 【男強女強,坑品保證,歡迎收藏】

  • 紈绔樂妃

    陌煙

    玄幻言情已完結568.45萬

    當現代無音門的唯一傳人,暗黑傭兵界的無冕之王,變成懦弱廢材的侯府大小姐,會在異世掀起怎樣的滔天巨浪? 欺負她?不好意思,從來只有她欺負人的份! 敢陰她?自取其辱,不知道那都是姐玩剩下的么? 凰臨異世,勢必凌駕諸天!敢惹她者,一概萬音轟殺! 只是一個不小心,她掉入某人張開的名為寵愛的網,掙脫無力,只能沉淪…… 傳聞東方天域的修羅鬼帝霸道冷酷,嗜血無情,不近女色,只喜歡男人! 君云卿嘴角抽搐:那旁邊這個死粘著我的人是誰?!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