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毒后逆天之至尊大小姐

    貓貓寶貝

    玄幻言情連載中592.72萬

      鳳凰涅盤,浴火重生!   當二十三世紀呼風喚雨的毒醫大人重生為鳳家大小姐,風云色變,誰與爭鋒!   廢物?   貌丑無顏?   軟弱可欺?   統統都是扯淡!   天生全系玄靈之體,鳳凰血脈!   坐擁鳳皇空間,財寶如山!   無數獸獸小弟追隨效忠!   一身毒術毒人于無形!   陰險狡詐、腹黑狠辣!   誰敢惹?   ----------   鳳家大小姐還有后臺,一路寵!寵!寵!   揍人,當打手!   殺人,遞刀子!   完事兒還心疼問累著沒!   千變萬化花式寵,遍地撒狗糧!   直寵得她無法無天,天下大亂,世人皆恐,可就這樣,那位還覺得寵得不夠多!不夠好!   天下人哀嘆!   給別人留條活路吧!管管吧!   某人冷笑,給你們留活路了,我媳婦不高興了,你們負責嗎?   本文一對一,男主女主身心皆干凈。   男主可高冷,可軟萌,還會賣萌,手感極佳!   寵文,沒原則沒底線的寵!

  • 將武生之武家庶女別太毒

    莫曉蘇

    玄幻言情連載中540.98萬

      天地共存,生之根本,武之溯源——   武道之集大成時期,天、人、鬼界皆以習武成風,武學百花爭鳴門派繁雜,“將武令”由生,統一天下武道之大統。   武玄月——根骨驚奇,天生異柄,武學良才,武道正統血統繼承人,西疆鎮主是她未婚夫,南湘靈族之首是她姨媽。   無奈,她只是武家庶出二小姐,一生波折,從小受盡欺辱——雖為小姐身,卻是丫鬟命。   天有不測風云,將武門變。   她知曉自己父尊家母死亡的真相,為了復仇,她茍活于世,冒名自己丫鬟,出逃西疆,隱藏蟄伏下來,只待有朝一日,伺機而發,報仇雪恨。   武道四國盤踞四地——   修“人氣”的西疆白虎軍;   修“靈氣”的南湘朱雀軍;   修“霸氣”的東蒼青龍軍;   修“鬼氣”的北冥玄武軍。   武玄月為了報仇,一統天下武道大勢——躥西疆,拜南湘,走東蒼,踏北冥,一路學藝升級,斬妖除怪,踩小人,除奸佞,她為人靈活,處事靈變,專門打擊“武邪”惡勢力!   一眾死黨隊友前來助陣——   好姐妹單靈遙——狐族之女,為了保住武玄月的性命,斷其一尾,九命一死,忠心護主;   好男友曹云飛——西疆鎮主,天賜官配,武藝高強,俠肝義膽,桀驁不馴,偏偏獨獨溺她一人,卻不甘人家姑娘上天入地活如水,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各種作精折妖,他愣是沒轍沒法沒脾氣,任其胡鬧,更有甚之陪妻一同荒唐去;   好手下徒弟七人——“陰虎七煞”,聽聞名號聞風喪膽,卻不知七位姑娘貌美如花,各執武家神器,白虎七星陣玄妙迷蹤,七位姑娘玩出新高度!   力量、利益、立場無限級別較量;友情、愛情、親情錯綜復雜關系;武斗、宅斗、宮斗層出不窮難度。   【日常斗嘴】   武玄月調笑:“女人有三寶——耍賴,撒潑,裝無辜~”   曹云飛蹙眉:“何解?”   武玄月努嘴:“你曉得~”   曹云飛凝眉:“嗯!一招不落全用在我在身上了,還真是……”   武玄月瞪目:“如何?”   曹云飛慫然:“我甚歡喜~只要你開心就好~”   【日常斗武】   武玄月挑釁:“就你們白虎七星君能耐?看我陰虎七煞大殺四方,你們就洗干凈脖子等著我們來抹!”   曹云飛挑眉:“呵~到底是我們洗干凈脖子等你們來抹呢?還是你們洗干凈身子等我們來睡呢,賽場見分曉!”   ……   武玄月可憐:“哥哥~就不能給一個體面的輸法嗎?”   曹云飛傲然:“來!說說,怎樣的輸法叫體面!”   武玄月嬌嗲:“那得看曹大堂主你~~”   曹云飛忘形:“呵呵~說好的侍寢……等等??!我去??!怎么回事?!你個死丫頭,又使詐!這局不算,再來!”   武玄月得意:“呵~死性不改,兵不厭詐~”   新文開坑,玄幻寵文,一對一,男女雙強,歡迎入坑,【收藏+留言】永不刪除。

  • 風起漣漪

    青石鬼月

    玄幻言情連載中41.65萬

      他是命不久矣的當朝太子。   她是天生癡傻的風府小姐。   一場意外,魂歸故里,渾濁不在,冷傲取之。   “若你要這江山,我便替你金戈鐵馬?!?   “我要,唯你?!?   你可知,這山河人間,萬家燈火,從不及你眉眼半分。   有人說:   “成也是你,敗也是你,神也是你,魔也是你?!?   他卻說:   “你若成神,我便陪你普度眾生。   你若成魔,我便陪你顛倒乾坤?!?   “今日,許你萬里紅妝,護你一世安寧?!?   不曾想,觸手可及的幸福,如泡沫般易碎。   你說過,此一約既定,萬山無阻,你定帶我看盡世間繁華。   可你為何食言?   從此,我入夢十載,皆不見你。   朝思,暮想,夢里相逢,不見君。   春思,秋念,花落,流水嘆,不見君......   她入了十年夢,他尋了十年心。   相逢終成陌路。   “我可曾、見過你?”   “不曾?!?   塵埃落定,洗凈鉛華。   是誰為她,袖了雙手,傾了天下?   又是誰,擁得佳人,陪她并肩踏遍天涯?

  • 滅世女神君

    林霡霂

    玄幻言情連載中181.31萬

    世人皆以為,平凡才是真理,殊不知,異種靈力無處不在。 世人皆以為,世界只有唯一,殊不知,踩在腳底下的竟是另一個相同的平行世界。 世人皆以為,她只是一介平庸,殊不知,她才是上古天源族真正的守界圣女。 你說她不美?她就要驚艷到你啞口無言。 你說她不強?她就要突破天際強出宇宙。 你說她無人愛?呵呵,看看所有你們垂涎的男人怎么甘愿做她的裙下之臣。 霂霂傾力打造玄幻愛情“動作”大片,收藏不后悔!

  • 狼絕天下之禍世女妖

    夢境涼

    玄幻言情連載中239.73萬

      傳說中,狼族七公主狼千言,琴棋書畫,天文地理,無一不精,無一不通。   溫文爾雅,美麗大方,善良可人,親切和善。   卻偏偏凝聚不了靈力,實乃廢物一個。   小狼崽們哀嚎一聲,傳說果然是傳說,就是不可信!這只妖明明就陰險、奸詐、腹黑、小氣、自私,陰死你你都不知道!   這貨,明明就是個坑貨!   實力?先天滿靈力!至純靈力轉化!晉級比磕了藥還快不算有實力?   勢力?神界之親!妖界之主!六界之中花開遍地不算有勢力?   于是乎,坑貨說:我要金錢。   千金滾滾而來。   坑貨說:我要美人。   美人笑意相迎。   坑貨說:我要收藏。   收藏你們懂得。   ★★★★★   片段一:   四城決賽前有人挑釁,“你們大史學院能走到這里只是靠運氣罷了,狼千言你作為隊長居然一次沒出戰過,第一戰敢不敢上!”   狼千言笑的很美好,腳下豪不含糊的把某人踢到臺上,“大外甥,第一戰你去?!?   某人炸毛。   狼千言順之:“乖,給他們看看我們大史不是靠運氣?!?   ★★★★★   片段二:   姽婳看著笑的一臉美(諂)好(媚)的狼千言,面無表情的說:“你拐了我師兄,騙了我兒子,現在還想來坑我丈夫,你真厲害?!?   狼千言笑:“過獎過獎,表姐,我只是找表姐夫借個死神鐮刀而已?!?   ★★★★★   片段三:   狼千言終于將某人臉上的半邊面具弄了下來,看了半晌,某人內心無比期待她能說些安慰,或者心疼之類的話時,狼千言一臉認真:“你說的對,它確實挺丑的?!?   某人:“……”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   本文爽文,女強男強強強聯手,歡迎入坑,帶你們進入一段奇妙瑰麗的玄幻之旅!

  • 毒醫娘親萌寶寶

    蘇晴兒

    玄幻言情連載中787.6萬

      蘇若汐,鳳舞大陸,鳳天國蘇王府三小姐。天生廢材,顏丑,人傻,從小就被欺凌,最后被兩個姐姐下藥之后推下山崖致死……   再次醒來,靈魂交替,當強者之魂,進入弱者之軀,鳳舞大陸將會掀起怎樣的波瀾!   修煉?她擁有逆天的體質,躺著睡覺都能吸收玄氣!   煉丹?帶著寶寶隨便在森林里逛了一圈,契約一只萌獸,吃了藥草就能拉出丹藥!   煉器?在路上,隨便救了個呆萌的路癡,竟然是煉器天才,萌萌的認他為主,只因她愿意為他帶路……   他,容貌妖孽,風流無雙!表面上是鳳天國冷酷的鳳王,實際上則是神秘勢力的背后主子……   初見,她將他壓在身下,當成了解藥,卻不曾看他一眼,只是順走了他的錢,更不知他是誰?   再見,她在他的賭坊,再次贏走了他的錢,等他趕到的時候,她已經人去錢空了……   六年后   她,掀開了神秘面紗,露出了傾城容顏……   她,血洗了泱泱大國,綻放了萬千風華……   有個人,心傷成殤,為她三千墨發變成雪……   有個人,默默守護,為她血染黃土身先死……   女主強大、清冷、絕色、腹黑。不惹是非不是害怕是非,只是討厭麻煩。你不犯我。我不犯你,你若犯我,斬草除根。   男主腹黑、強大、冷漠。結局一對一。 【蘇晴兒唯一粉絲群:154856.】

  • 天降神棍:王妃要逃家

    水濯蓮見

    玄幻言情已完結18.78萬

      【魂穿,sc,互寵】   風華絕代怎么詮釋?   世人不知,直到游家的廢物六少橫空出世。   一見鐘情是什么?   游柒隨意一瞥,撩撥萬年不動的心弦。   別人穿越是廢柴翻身,扮豬吃老虎。   游柒穿越是廢的依舊廢,柴的依舊柴。   但是那又怎樣?   欺辱我的讓你通通還上,   逆了我的叫你家破人亡。   烏鴉嘴一語成讖?   不不不,我有特殊預言能力。   直到那日,才知君本紅妝。   奈何某人捷足先登。   世人言即墨太子心狠手辣喜怒無常,萬不敢與之為敵。   某女一臉無辜,我怎么不知道?   點著手指在某人胸前畫圈道:“頂好本宮的碗,你要是讓本宮沒有飯吃,本宮就讓你沒有肉吃?!?  某日,下屬來報:“殿下,王家的說太子妃就是個神棍?!?  某人淡定:“太子妃又預言了什么?”   答曰:“太子妃說王家不出三個月必然墻倒眾人推,樹倒猢猻散?!?  某人頷首:“嗯,去讓他們知道知道太子妃是不是神棍?!?  三日后,王家倒,眾嘩然,太子妃神了。   問:總有刁民想害朕怎么辦?   曰:有我。   

  • 神帝的醋壇子又翻啦

    與君高臥閑

    玄幻言情連載中723.33萬

    她一朝穿越再睜眼,淪為人盡可欺的廢物大小姐。父親不慈,繼母迫害,還被未婚夫和庶妹聯手打入地獄! 不曾想,一朝覺醒神醫天賦、續上絕脈、坐擁上古神物,從此涅槃重生,有怨報怨,有仇報仇! 此生唯一意外,便只有他。他絕世之姿,天生毒辣,本是暗夜君王,所到之處邪魔退散仙神跪拜,卻死死纏住她不放。

  • 傾城絕寵:賴上冷情魔妃

    安安小陌

    玄幻言情連載中136.11萬

    她,現代異能殺手,是殺手界和傭兵界當之無愧的無冕之王,是一場陰謀還是一段注定情緣亦或是她登上王座的必經之路?跨過時空之門,當無心冷情的冰川遇上邪魅嗜血的妖孽時,到底誰會乖乖跪下唱征服? 初遇時,他光明正大的看她洗澡,“月色正濃,我竟看不到閣下的臉……”暗含嘲諷的一句話,言下之意:閣下,你這么不要臉你自己知道么? 換來的竟是對方無賴的調戲,從此她便被這個對她無下限的妖孽賴定了一生,她出言諷刺他照單全收并且找準機會實施她所說的無賴,她是極地冰川他卻敞開如火的懷抱誓要把她捂化了,他寵她入骨,愛她成癡,視她如命,這樣表面對她流氓無下限實際腹黑強大的一個男人,她該要還是依舊孑然一身?

  • 妖孽來襲之第一女神偷

    木樓語

    玄幻言情連載中71.25萬

      【本文一對一,無虐爽文,女強vs男強,強強聯手,寵愛無極限】   她,一代神偷,大難不死,卻穿越到了一個陌生的世界,附身到一個癡傻小乞丐身上。   癡傻被嘲笑?沒關系,本姑娘已經一個不小心變成天才了!   窮得叮當響?開玩笑,本姑娘天生就是活體寶物探測儀,運氣逆天擋不??!   廢柴沒修為?不好意思,幾年蹦跶完你的終生追求,順便練個你想都不敢想的五行元素!   還想欺負她?沒關系,她奉行的原則是人不欺我,我不欺人,人若找死,送人一程!   是朋友,好東西你隨便拿!   是敵人,坑蒙拐騙,沒有下限!   她堂堂鬼手神偷,還玩不轉這些個道貌岸然的跳梁小丑?!   唯一的敗筆?   大概就是在她還弱小的時候,不幸被人追殺,路上巧遇某男,被忽悠地自薦了枕席,從此奔上了不歸路……   【劇場一】   某男輕飄飄的蠱惑聲傳來,“闖入本座的浴池,你說本座該給你怎樣一個死法呢?”   “使者大人,您最喜歡給人怎么個死法?”某卿后背冷汗直冒,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最喜歡嘛……自然是讓人死在他最恐懼的東西之下。比之抽骨、撥筋、熔魂、丟進化血池什么的可有意思多了,不知道小狐貍最害怕什么呢?”   眸卿愣了愣,隨即她大咧咧地笑了下,“最懼牡丹花下死?!?   “牡丹花?”那人輕輕念道,似乎有些疑惑,“為何?”   “唔,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我一怕做那風流鬼,二怕被壓在下面?!?   “……”   【劇場二】   某日,某龍哭喪著臉哀嚎:“主人,我已經一個月沒見小七了?!?   某男淡定挑眉:“嗯?”   某龍又哭:“今天看到小七,她說要搬出去?!?   某男微微差異:“嗯?”   某龍深吸一口氣,忿忿捏拳:“小七說要搬去王妃剛開的伶館?!?   某男臉色頓時黑如鍋底,“開伶館?走,本座倒要看看他們哪個比本座好看了!”   某龍默:“……”這是重點嗎?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